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谢谢你来看我♡

『男神×你』朝阳

♡哄哄心肝儿 @玖玖家的虫世木
♡王你。

    微草拿下新赛季的冠军之后理所当然地要集体出去庆功,你作为微草的一员出席,又因为是家属被安排在了王杰希身侧。
    王杰希特地给你要了一壶温开水:“不要喝凉的。”
    “好。”
    你应下来,推开了倒满了冰凉雪碧的杯子。

    庆功宴异常热闹,可你却能感觉到王杰希兴致不高,甚至他开车送你回家,一路都是无言。
    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他娴熟地把车停到你家楼下,你也跟顺手地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明天去我家吧。”王杰希突然叫住你,“我妈想见你。”

    那不是你第一次见王杰希的母亲了,或者可以说,你和王杰希之所以会复合就是因为他的母亲。
    你原本和他已经分手了,彼此闹得很不愉快,你觉得你再也不会想看见他这个人,也不会和谁讨论起从前你们的故事。
    但是当他重新找到你拜托你陪他演一出戏的时候,你还是心软答应了。
    就算你浑浑噩噩过了这么些年,受了那么些伤,也还是答应了。

    你睡得并不安稳,可第二天王杰希却特别早就到了,你匆匆打理自己,坐在副驾驶深深浅浅地呼吸,王杰希就在这个时候探过身来帮你系安全带。
    这可真是你太熟悉的动作了。
    你很淡然地拦住他:“我自己来。”

    送出去的礼物都是王杰希准备的,毕竟从前都说好了,你只负责陪他演戏和保持微笑。
    你被迎进门,吃饭时王杰希给你夹菜,饭后阿姨又给你洗了水果,恍惚中你竟真的有种在见婆婆的错觉。
    后来你去了一下洗手间,隔着门叔叔未曾留心压下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进来。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你一惊,心里竟泛起一种陌生的情绪。
    你狠狠掐了一下自己。

    当晚纵使他们百般挽留你也没有选择留宿。
    王杰希还是沉默着送你到家楼下,这次你没急着下车。
    “阿姨的病好点了吗?”
    王杰希好像有些不安,你瞥到他的手指反复摩挲着方向盘,这种动作意味着他在反复思考着什么。
    “我妈想让我们尽快结婚。”王杰希语气平淡,丝毫没觉得他所说的话有任何不妥。
    “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和你结婚。”你急匆匆地解释,语调也跟着微微上扬,“你知道的,我只是因为阿姨身体不好了陪你演戏,你知道的。”
    王杰希蓦地转过头来直视你的眼睛,漆黑的瞳仁好像要把你整个吸进去:“你慌什么?”
    你想反驳一句,想特别大声地喊出来,可是又觉得特别心虚,犹豫间几分钟就这么过去,你依旧保持着为自己开脱时的姿势,和他相顾无言。
    你没纠结出什么结果,索性就放弃:“任由你怎么说,总之我不是个好事会做到底的人,你知道的。”
    你这一晚说了太多句“你知道的”,因为你清楚,王杰希太了解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很多事你同他解释反而显得多余。
    你解开安全带,几乎是摔门而去,身后却传来又一次几乎是摔门的声音。
    “我知道什么?”王杰希好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我连你为什么和我分手都不知道!”

    王杰希没有说错。
    你躺在床上想啊想,直到天越来越暗,华灯初上,掩盖掉所有星辰的光。
    王杰希说,他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分手。
    你拿起手机去翻短信,除却最近和王杰希公式化般的关于接送的对话,他给你发的最后一条就是……
    啊,找到了。
    你看着那条短信,突然就哭起来。
    ——我们结婚吧。

    你当然不能嫁给他,因为婚检查出你不能生育。
    你不曾告诉任何人,甚至已经决定好自己独身一辈子了。
    那之后夜深人静时你常常哭醒,然后一个人肿着眼睛一遍又一遍地确认检验单,冷硬的字比刀刃还让人惧怕。
    你怕王杰希会丢下你,怕他不在乎可他父母嫌弃,又怕他们都没关系可外人嘲笑你。
    你不能拖累他们,所以选择一个人承受,你从前是个那样爱撒娇又爱笑的女孩子,开心的时候眼睛弯成月牙儿的形状,谁看了都跟着欢喜。
    可现在你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朋友都以为是你工作了,长大了,离开王杰希之后学会独立了。
    可你每每穿着正装作为新闻发言人坐在赛后的采访现场,看着王杰希眼睛里含着疲累却从容应对质疑,却是忍不住的心疼,想把他抱在怀里。
    你想了想,从床上支起身子,跨越床铺去翻床头的抽屉。
    白色的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和术语,眼神落在那个被你看过无数遍的地方,泪就又啪嗒啪嗒滴落下来。
    手机叮咚一响。
    你泪眼朦胧地去寻夜里看得人孤寒的光。
    “我们结婚吧。”

    因为那条短信,第二天你没敢等王杰希来接你就跑去上班了,你想这是唯一终止一切的机会。
    新赛季结束了,队员们不再需要训练,你去处理一下后续事情就可以跟着休息,只要和王杰希分开冷静两个月,再回来和大家说你们又分手了就好了。
    你猜到王杰希会找你,可你没想到的是他的态度一反常态地强硬。
    他把你堵在办公室门口,一副不说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你急着摆脱他,几乎要和他吵起来。
    谁知他就那么按住你的手,腿也限制住你,在走廊里恶狠狠地吻你。
    你努力挣脱,奈何他力气太大,长长的几分钟过去,他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哪怕你直接咬破了他的嘴唇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血腥味很快染遍你们的口腔,就在你快要放弃任他摆布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
    王杰希抵着你的额头深深地叹气,你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还没缓过来去骂他,王杰希就把头埋到你的肩窝里。
    他的手落下来环住你的腰,开始不断重复着对不起。
    你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种时候扮演绝情女的你应该推开他转身离去,又不忍心真的责怪他的行为,就干脆站在那儿任他抱着。
    你原以为这场恋爱里你是受伤最重的。
    你原以为被你辜负的王杰希很快就会忘记你。
    直到你的肩头被打湿,你才意识到,或许王杰希过得并不比你好。

    最终你还是没有告诉他。
    但继续这样下去无非是两败俱伤,你也不想耽误他一辈子。
    “这是很正常的事,王杰希。”你努力让自己鼓足勇气看他的眼睛,手里却不停摆弄着咖啡杯里的小勺子,“我不爱你了,你和我说结婚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大概没那么想同你过一辈子。”
    王杰希没有说话,依旧是直直地看着你。
    “这次我们好好说过之后,就好好做同事吧。”你向他挤出一个微笑,“演戏的事我不能再帮你了,对不起,我先走了。”
    你们的故事大概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吧,从前在学校里你追他时的事还历历在目,那时候他以为你就是觉得有趣,两个人不同班,大概热情很快就过去了。
    可你所说的喜欢却是从未衰减的,直到王杰希决定选择电竞,你也是始终站在他这边的。
    你又忍不住哭出来,阳光明媚的下午,落地窗折射的却尽是些冰凉的光。
    就这么告一段落了吧。

    故事没能结束。
    你是万万没想到等到世邀赛结束后王杰希居然敢跑来你家要求留宿的。
    “这样不太好吧,孤男寡女的,我和你还是前男女朋友的关系。”
    “我家已经售出了,我没来得及买别的住处。”
    “那你就去阿姨那儿啊。”
    “太远。”
    “夏休又不用去战队远个头啊……诶你等等!谁让你进来了!诶诶诶地毯!地毯是干净的你把行李箱给我拿下去!”

    地毯确实是干净的,平日里你还偶尔会在地毯上看电视,而且由于你的公寓里购置的是单人床,王杰希就选择睡在地毯上。
    “明明有沙发啊……”
    “地毯就在你床边。”
    王杰希把行李放到墙边,又从背包里拿出全新包装的洗漱用品来。
    “不对你等等!我没同意你住下来!”
    王杰希要把洗漱用品放到洗手间去,声音越飘越远:“就一个月,我买好新房子就搬出去。”
    你立刻追过去,觉得他特别不可理喻:“怎么那么久?你去随便找个可以拎包入住的租户吧!”
    “啊说起来,这一个月不如算房租吧?”王杰希从容地整理着牙具,“看样子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除了房租我还负责三餐和卫生怎么样?”
    虽然条件诱人,可你依旧保持着冷静想气走他:“谁说我一直一个人住的!”
    王杰希笑了一下,没有理你,反而问起你中午想吃什么。
    你睨着他的身影,目送他走到冰箱前专注地研究起菜式,只觉得这种被吃得死死的感觉并不好。
    你冷哼一声,特别大声地跑回屋子里。
    就忍一个月吧,时间久了他发现没有希望,一定会放弃。

    你们过得还算和谐,除了交谈时像极了郎有情妾却是被强抢过来的组合之外,彼此了解对方的作息和喜好,很好地让你们度过了磨合期。
    可是你想这都没什么用,就好比王杰希做菜那么好吃,你未来却没机会再吃到了。
    一个月很快要过去,你已经开始琢磨怎么样同他提让他搬出去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那天你去超市买菜,他刚好去战队取些东西,等你回家时就看见他正和警察交谈着,里面还有人在拍照取证,你心头一慌,匆忙就问怎么了。
    “家里进了贼,你快看看少些什么没有。”
    你从来没遇过这种事,说不害怕是假的,远离家乡一个人打拼,这个公寓里差不多是你的全部家产。
    索性损失不多,你不喜欢戴什么金银首饰,银行卡就那么几张也随身带着,只是丢了放在保险柜里的现金。
    送走警察你精疲力尽,有点后怕,今天去超市是你在王杰希走后临时起意,如果你没出去会不会……
    “累了吧?”
    王杰希在你身边吻了吻你的发顶,转身收拾起凌乱的屋子来。
    “你去休息,我收拾好就做晚饭。”
    你心里纠得很,对于他的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干脆就把自己丢到沙发上闭目养神。
    耳边都是王杰希走来走去的脚步声,他怕打扰到你刻意放低了声音,却耐不住这是间单身公寓,实在太小,你半梦半醒的时候听觉有格外敏感,衣服摩擦的窸窣声,他扫走碎掉的花瓶的声音,还有他捡起纸张的声音其实都很清晰。
    等等……
    你蓦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四下扫视。
    “打扰到你了?”
    你没回,也实在没心情回,你只想找到你那张在王杰希住进来之后被你藏进保险柜的检查报告单,并且期望着他没看见。
    “你在找什么?”王杰希等了一会儿看你不理他,猜到了你的意图,“这个吗?”
    你抬头,闻声看去,那张报告单赫然在他手里。

    没什么可挣扎或者可辩解的了,你一直遮掩着的伤口就这么被撕裂开来暴露在冷冽的空气里。
    “我原本想明早再说的,想让你安心睡一觉。”王杰希的语气透着歉意和疼惜,“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和你说能顶什么用?”你比自己想象中冷静得多,你太清楚了,纵然你不愿意面对,现在也退无可退。
    “我们可以……”
    “可以什么?”
    你生硬地打断他的话:“治不好的,这个病因我在网上查过了,没有治愈案例。”你缓了缓,继续下去,“既然如此我也不防说清楚,这和你都没有关系,是我忍受不了自己。”
    “你走吧,现在就走。”
    这次才应该算是完结篇。

    王杰希如你所愿地走了,但是他还是给你做了晚饭,而且他的行李也没有带走。
    你盯着那桌色泽诱人的菜,米粒也饱满而糯嫩,可你却觉得摆在你的筷子无论如何你也拿不起来了。
    好难过啊。
    眼泪流了满脸,从前的你最讨厌自己这种脏兮兮的样子,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所有会被伤害的人都从自己的生命退场,不是原本的自己最想要的吗。
    可是……好难过啊。
    你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起来,好像怕打扰到谁,你努力压抑着哭声。
    你不想让自己更难堪了。
    门却突然被扣响。
    你趴在猫眼上看了一眼,是王杰希拎着巨大的塑料袋回来了。

    你一直没给他开门,直到饭菜都凉了,天色也黑透了,外面被主人带出来的狗也都回家不叫了。
    你抬头,就着月色确认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你鼓足勇气又看了一下猫眼,王杰希站在灯光下面对着门,头微微垂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终于妥协了。
    你可以忍住自己的一切爱意,最残酷的事都一个人来承担,可你始终不愿意看他受苦。
    “你还回来干什么。”
    “我买了你爱吃的点心。”王杰希揉了揉你的发顶,把袋子打开给你看,“你不是最爱吃肉松卷了吗?”
    “王杰希,你是笨蛋吗?”
    王杰希低头吻去你的眼泪:“我只是爱你。”

    你向他坦白了一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你坐在地毯上,把下巴放在你肩头认认真真地听。
    你说到最后,声音几乎是在颤抖:“其实你真的可以选择放弃的……”
    “别说了。”王杰希的声音很低,带着点沙哑的意味,“别说了。”
    他吻上你的耳廓,环在你腰间的手渐渐上移,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你顿时猜到了他的意图。
    “杰希……不行……”
    “别说话。”
    他干脆把你抱到床上,用舌尖堵住你的嘴,整个身体都欺压上来,手指划过你的肌肤,触感明晰。
    你被他撩拨得浑身燥热,迷迷糊糊地只能努力地说“不行”,可是他的吻一直没断,你就连两个字的词也说得断断续续。
    你最受不了他温柔的样子,成熟男人的魅力莫过于他肯照顾你时的谨慎细致和爱包容的好脾气。
    可你必须拒绝他,就算他不在乎这件事,他的父母未必同意,你知道他是独子,怎么可以就这样妥协,耽误他一辈子。
    你推他的胸膛,试图拉开你们之间的距离,王杰希却只用一只手就握住你捣乱的双手,压到你头上去。
    “什么也别想,亲爱的,我这辈子就只要你。”

    后来你还是没和他去见他的父母,他知道你的忧虑,没有强求你,只是依旧赖在你家不肯走。
    “可已经一个月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妨告诉你,”王杰希模仿着你那晚决绝的语气,“我根本没卖房子,我就是要和你住在一起。”
    “无赖!”
    王杰希却心满意足地笑,正在切菜的他突然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过来垂首吻你。
    “流氓!”

    王杰希可不就是个流氓,打从那天认定你是爱他的之后,就变本加厉在你身上索求,不同意分手。
    他说要你补偿他一个人伤心的时光,你几乎要拍案而起骂他不要脸,难道这么些天腰酸背痛就差个腿抽筋了还不算补偿他?
    你太清楚了,你在慢慢地被他软化,说服,或者说在打破禁忌之后你确认了他的心意,就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拒绝他。
    时间就在拖延中慢慢过去,你们再也没谁提起去见他父母的事,也没人提起复合,两个人都贪恋着这一刻的温存,好像等夏休期过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所幸你们之前在别人眼里一直都是情侣。

    又是一个多月过去,王杰希依旧赖在你这里。
    那天微草主场对战霸图小胜,你原本要出席赛后的发布会,可却突然不适,临时找了人顶了上去。
    王杰希没看见你,结束了发布会便匆匆来找,你吐得昏天黑地,正窝在休息室的沙发里。
    “怎么了?”
    “好像是坏肚子了。”你浑身没力气,“有点严重。”
    你不是个矫情的人,所以听你这么一说王杰希没有犹豫,立刻带你去了医院。

    “恭喜二位。”医生看了看报告单和善地笑起来,转而看向你,“您怀孕了。”
    “啊?真的假的?”
    “您自己看。”医生把那张单薄的纸递给你,“没有错的。”
    王杰希也弯腰来看,你有点不知所措地看向他,然后他的视线也落到你身上。
    “那真是太好了。”
    你听到他这么说。

    这就好像一幕巨大的戏,意外来得很突然,惊喜来得更突然,如果这次没错,那就是之前的那个报告出了差错。
    王杰希开着车,你就在副驾驶仔细回忆。
    这些天两个人都像是急于寻求安全感,王杰希和你没少做,之前你以为自己不会怀孕,没有做安全措施。
    而自己的经期……
    “上一次我亲戚是几号来看的我?”
    王杰希还愣了一下,又很快明白你问这个的目的,就笑得特别好看:“13号。”
    嗯……这么算的话,今天30号,已经一个半月了。
    你有点无措地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情复杂。
    “我真的怀孕了?”
    王杰希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趁着红灯才凑过来亲你:“你是功臣。”

    王杰希还以为一切就这样解决了,都已经准备好第二天带你回家,和父母研究一下上门提亲的事,可你早上起来吃了早餐却咬定一定要去之前检查的医院再查一次。
    王杰希拗不过你,又顾及着你的身体,劝不得就顺了你,陪着你去排了大半天的队。
    “先生,您的爱人确实是怀孕了。”
    “那……那我之前检查,说我……”你说不下去,干脆拿出了特意带来的婚检报告单,指给医生看。
    医生研究了一会儿,了然地抬头:“确实这个病不能治愈,但是……”
    “奇迹吗?”你有点激动。
    “不。”医生在报告单的信息上指了一下,“您看这儿,您拿错报告单了。”
    你仔细看了一下,报告单的主人……今年34岁。
    “……靠,重名。”

    “所以现在可以安心了吧?”
    你跪坐在床上,异常郁闷,摇着头念叨:“太坑了,太坑了。”
    王杰希坐到你身边,表情也很复杂:“我怎么就喜欢上你了呢。”
    你用手肘推他的腰侧:“什么意思呀!我可告诉你现在可是没理由甩我了!而且要……要不是这样,你哪能这么快娶到我啊!”
    “还挺理直气壮的。”
    王杰希侧过头,看着你噘着嘴的样子笑了一会儿就妥协下来。
    真可爱。
    王杰希这么想着,忍不住就凑上来要甜头,关系都发展成这样了,亲着亲着没起反应才奇怪。
    你身体绵软地推他,用你怀孕的事实拒绝他,“孩子……”
    王杰希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起身放开你。
    在他起身的那一刻你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拉住了他的袖口。
    “怎么了?”
    “那什么……”你羞于看他,手上却轻轻用力把他往回拉,右手环上他的脖颈,左手就顺着胸膛摸到了裤腰带。
    “我帮你。”

    这次大概真的是故事的最后结局了。
    你从病床上迷迷糊糊睁开眼,手心里停留着的正是王杰希那双按动键盘,修长好看的手。
    “杰希……”
    “是个女孩儿。”王杰希像往常一样倾身过来,虔诚地吻你的额头,“眼睛透明清亮,像极了你。”

♡累死我了!我写了五堂课!救命!
♡困炸,困了一下午,什么也不说了,我要去睡一节课。
♡心肝儿我爱你啊!!!!!!!!!!!!

评论(32)

热度(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