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玖月灼尔

B站微博同名‖头像源自@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谢谢你来看我♡

『男神×你』关于机油告罄(孙翔×你)

♡only for @玖玖家的虫世木
♡我很努力了!!!是私设!!!
♡想看什么都给你写,都是你的!

    作为一名资深空姐,你深知机组人员的生活没有电视上看起来那么体面。
    又一次遇到心怀不轨的乘客语出不敬时,你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忍下一切,已经懒得对这种情况做出什么评判,可是心里难免百般不适。
    你回到休息区,帘后目睹一切的新人还有些胆怯,在座位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事吧姐?”
    另一个跟了你一段时间的女孩儿递给你一瓶水,你接过来抿了一小口:“没事,有色心没色胆,不用怕。”

    结束了行程之后,你作为乘务长领着其余的人处理一些琐碎的事,都弄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你换好衣服锁上柜子,就听见刚和你告别的女孩儿在门口叫你:“姐,有人等。”
    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你道了谢,慢悠悠地走出去,自然地挽上那人的臂弯:“久等了。”
    “没有。”孙翔伸手想帮你提包。
    你微微侧身:“我自己来吧,今天你也很累了。”

    孙翔是新晋机长,你是新晋乘务长,带的新人都说你们特别般配,可只有你们自己知道,在追你这条路上,孙翔走得特别不容易。
    你们早早就是同学,孙翔一直追你,听说你选择做空姐就跑去报了飞行员,他体检过得很顺利,训练却真的是吃了不少苦头。
    你从那个时候就有点被感动,直到他又跟着你来了现在的单位,你才算彻底习惯他的存在。
    起初两个人被排在一个机组你体会不出什么,直到有一次串班,你和另一新人对调位置,看不见孙翔又没法联系他,心心念念全是他的安危时,你才知道自己陷进去了。
    可你一直没同孙翔讲,只是拜托前辈把你再调回去,然后偶尔去牵他的手,让他尝尝甜头。

    凡是个男人都是有野心的,孙翔的野心大抵就是得到你。
    你们没确定过关系,好像一直都是顺其自然地在发展,你又向来大大咧咧,所以就连后来你把备用钥匙给了孙翔,他来你房间给你送夜宵你却在浴室里洗澡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
    于是这一次你裹着浴巾出来看见孙翔坐在你床上看电视也很是淡然,草草擦了头发就把毛巾丢在一旁,拢了一下就准备吃夜宵。
    “你吃了没?”
    “嗯。”
    孙翔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你没在意,只当他是这次的行程太久过于疲倦了些:“你要是累了就早些去休息吧?”
    没人答话,身后只是传来布料摩挲的声音,孙翔往你这边移了些,你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今天这么沉默啊?嗯?你那么看我干什么?”
    “你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你把嘴里的面囫囵咽下去,莫名其妙地盯着他:“说什么啊?”
    你很少见这样的孙翔,眉间紧紧皱起,愤怒的心思不曾隐瞒分毫,上一次看见这样的他好像还是一个空少对你动手动脚,你挣脱不开的时候孙翔闻声赶来把那人给揍了。
    孙翔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就换成了自暴自弃的那种语气:“行,我知道,在你那儿我们确实也没什么关系。”他一边说一边穿鞋又拿起外套,“不说就不说吧,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你眼睁睁看着他往外走,还在考虑要不要叫住他,挽留的话却先于想法:“你给我站住。”
    然后上一秒还凶巴巴的孙翔就那么站住了,一只手抓着外套的领子,光是背影看起来就是个无措的小孩。
    剑拔弩张的气氛里你突然有点想笑,可考虑到他的自尊心,又只好强忍着:“你回来。”
    孙翔有点儿不敢置信地睨了你一眼,没动。
    “你过来啊,来来来,”你拍了拍沙发,“坐下。”
    他好像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坐了过来。
    你觉得好玩,在外面威风凛凛的机长就这么乖乖地等着你说话,眼睛盯着茶几上的水杯,耳朵却几乎要竖起来。
    你拿起筷子又吃了一口面,然后用纸巾擦了擦手,一副准备开始的样子,余光里他立刻就挺直脊背,紧张得像个等老师训话的孩子。
    你其实还想逗他,可又想到刚刚他的模样,怕再撩拨会玩脱,权衡中终于还是侧着身去问他:“你怎么了?”
    “你不知道?”
    知道个头?你不客气地顶回去:“你不说我去哪儿知道啊?我又没惹你。”
    孙翔的唇瓣动了动,一脸想要争辩什么的样子,却欲言又止,驼着背往沙发里靠,才低低地念叨了句什么。
    你完全没听清,只好凑过去:“什么?”
    “我说!”孙翔却突然加大嗓音,你连忙捂着耳朵躲开,“今天那个人夸你身材好来着吧!”
    你恍然大悟,原来他都听见了?
    孙翔看起来委屈巴巴的,仿佛是为了确认一下那个乘客说的荤话,他的目光落在你身上,又意识到你现在只裹着浴巾,立刻就红着耳尖移走了视线。
    “吃了醋又害羞啊?”你坏笑着把手搭上他的肩,身子贴过去,努力让自己的鼻息都落在他颈间,“机长原来是个这么青涩的男孩子么。”
    孙翔好像对于机长这个称呼有特殊的反应,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体几乎都僵住了。
    “你……你别闹……”
    “怎么能是我闹呢。”你得寸进尺,跪倒沙发上,去咬他的耳垂,“分明是机长和我闹脾气。”
    孙翔别扭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你从没这么亲近他,乍一这么做,他的反应远远超出你的预料,你的右手绕到他另一侧的肩头,指尖顺着衣料滑到腰间,挑逗的话还没说出来,孙翔突然就有了动作。
    刹那间情况逆转,你被他压到身下,成年男子的力量是你所挣脱不能的,你的发丝四散开来,没有干透,有接触到皮肤的尽是些凉意。
    他的膝盖抵在羞于描述的地方,有炽热的硬物在挣扎中偶然间触碰到你的腹部,他看着你有些散掉的浴巾边缘,吞咽的动作做得性感至极。
    “怎么,你身材好也是机长说的么?”
    这种时候服输了就不是你了,你盯着他深邃的眸子,除了欲望,你看见的都是些慌乱和急于确认什么的情绪。
    这么没安全感,分明就是个孩子,明明生日比你还大一些的吧。
    你轻轻笑起来,腰肢摆动了几下,浴巾彻底松散开来。
    “没说……那么机长,要不要来亲自确认一下?”

    孙翔很尊重你,手指搅弄的你丢盔卸甲的时候,你混乱的脑子里匆匆过了个想法,跟他抱怨说他还没洗澡,那个傻瓜没怪你破坏气氛,反而停下来问你会不会嫌弃。
    你被他逗笑,主动去吻他,他算是得了回答才又动作起来。
    那晚你丢了初吻,连带着还送了初夜,买一赠一还不收费的买卖想想都亏,摊了大便宜的人却不知道知足,一直折腾你到后半夜。
    他从背后搂着你,舌尖不得闲地舔弄你的脖颈,你听着他有些粗重的喘息,实在是累极了:“睡吧……太晚了……”
    “最后一次。”
    孙翔追了你这么久,行动力自然不差,从今晚他的表现看起来,他的渴求可能是个无底洞……
    你叹息着任他摆布,心想以后可有的受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你被圈在他的怀抱里,睁开眼就是他的胸膛。
    想不到看起来那么消瘦,脱了衣服也挺有料的嘛。
    你的指尖不老实地下滑,想去摸摸看传说中的腹肌是个什么手感,却一下子被捉了手腕。
    你丝毫没有被抓包的慌张,还从容地还道了句早安,孙翔也回了你一句,看起来又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
    你不明所以,这家伙什么都放在脸上又不说的坏习惯真的应该让他改改。
    “我们……我们算是确定关系了么……”
    你笑出声来,觉得这个笨蛋真是要无可救药了:“你和别的女孩儿牵过手?”
    孙翔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啊?你原来喜欢过别人吗!”你指着他的鼻尖怒气冲冲。
    “没有没有,”孙翔急切地解释,一只手被你压在身下,只好用另一只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小学的时候班里集体去看电影,我们过马路的时候老师要求的!”
    你这才算了,哼了一声又问:“那你和别的女孩儿接过吻吗?”
    “没有没有。”
    “那你和别的女人上过床吗?”
    孙翔摇了摇头。
    “那不就得了,”你扶了扶酸痛的腰,依旧困得眼皮打架,“我再睡一会儿,你要是饿了就把我放一边儿吃饭去吧。”
    孙翔说了句没饿,然后任由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他胸口,把你拢在怀抱里。
    过了好半天,你半梦半醒间听见他嘀咕了一句:“那算是确定关系了?”
    你一下子被他上扬的疑问语气弄得笑醒,顶着困意骂他笨:“确定了确定了,你怎么这么傻啊。”

    你们两个在一起之后改变很大,孙翔是个大男孩的心性,原本是尊重你,所以很多事都只顾着你喜不喜欢愿不愿意,现在知道了你的心意,恨不得把你天天绑在身边吻个几千遍。
    那天你和他看见后勤组在给飞机充油,你也不知哪儿来的奇怪想法,脚尖碰碰他的鞋子,拉着他的衣角问:“飞机都会没油,你怎么就不会累呢?”
    孙翔很明显没反应过来你问的是那方面的事,很中肯地回了句当然会累啊。
    你瞪他一眼:“我说的是情事。”
    你以为他会被你挑得脸红,结果孙翔愣了一下,眨眨眼睛就转过头来咬你的脸颊:“会累会累,可是得伺候好你啊,告诉老公,到不到位?”
    你踢他的小腿把他往后推:“走开走开,我饿了,去吃饭。”
    “走哪儿去啊,”孙翔坏笑着一下子就把你扛起来,“和我回家吧,老公下面给你吃。”
    你骂他混蛋也没用,一路被围观中你还看见了当初那个企图对你不轨的空少,看了他一眼却被孙翔瞄见了,他突然就打了你屁股一下,说回家要狠狠惩罚你。

    “混蛋孙翔!唔……大庭广众……居然就那么……打,打我……”
    耳边他的声线低沉沙哑得不像话,身体里的点被一次又一次恶狠狠地顶上:“谁让你看别人……饿了吧,老公喂饱你。”
    “混蛋你真的不累么!”
    “男人是不能被怀疑的。”孙翔咬住你的肩头,手臂托着你的腰将你腾空,“记好了,飞机会没油,可老公不会。”

    关于老公不会这件事你是深有体会了,但你觉得在机场被人扛起来的感觉实在太羞耻了,于是第二天你刚醒过来就把孙翔踹下了床,让他去跪搓衣板。
    “以后还敢不敢了!”你裹着被子瞪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有些威严。
    孙翔跪在你旁边看着你脖子上的无数红点,可怜巴巴地扯着被子:“嗯,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男人嘛,除了不能被怀疑,我们还能屈能伸,反正下一次扛走了吃好了,好好哄着宠着就是了。
    孙翔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转眼又被你往床下推。
    “快去做饭做饭,饿死啦——我不吃面!”

评论(33)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