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玖月灼尔

原创页@Hyaline荼之
子博客@你恰好温柔

头像源自我绑画老铁@菜刀笑馄钝
背景源自我仙女川

谢谢你来看我♡

『男神x你』*看什么看,就说你呢*

♡黄少天我爱你啊!!!!!生日快乐!!!!!

♡我老公的生贺格式就要不一样!!!!!

♡想说的都在后面!!!!!

♡对不起最前面是破烂三轮车!!!!!慎入!!!!!

♡感谢我心肝儿吧她救了我!!!!!




第一段的车

 



     你饿极了,醒来的时候床铺乱糟糟的,满是痕迹的的毛巾被和床单已经被黄少天塞进衣篮里了,你看了眼时间,迷迷糊糊从衣柜里随手捞了件他刚买不久的黑半袖套上就出了卧室。

    今年他的生日赶在工作日,早晨黄少天走之前给你买好了你爱吃的小笼包,也为你温好了加过一勺糖的花生豆浆,杯子下还放了字条说已经为你请过假了。

    你看着落款处那一句“爱你的少天”后面还加了个笑脸,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洗漱后立刻回来试了试温度,稍有些凉了,实在懒得再热,干脆站在桌边就把豆浆喝光了。

    仰头喝最后一口的时候只觉得腰酸背痛就差腿抽筋了,脖颈肩膀也痛得厉害,你翻个白眼,一边扶着腰缓和一边在心里把黄少天从头到脚损了个遍。

    真是把他惯坏了。




    在一起这么多年,每年黄少天生日你都要守着凌晨做第一个给他祝福的。

    后来你念了大学,他生日的前夜就让闺蜜帮你瞒着父母跑去他家里住,任他抱着两个人窝在沙发里看看电视或者聊聊天一起等。

    一来二去,你们就有了生日一起守凌晨的默契,但前不久刚定下婚礼的时间,黄少天比较尊重你,除了你主动的第一次,这意料之外来到的第二次实在是要了你的命。

    也不算完全没想到会发生什么吧。

    你支着桌子慢慢坐下。

    只是黄少天昨晚折腾你那么多次是真的没想到。

    你倒了点醋和辣椒油在碟子里,筷子戳进一个被你选中的包子里,和香菇肉的包子馅香味一起扑面而来。

    混蛋,他倒是神清气爽去战队了。




    晚上黄少天回来的时候你正在收晾干了的床单和衣服,他一口一个媳妇儿的唤着, 换好鞋就急匆匆进屋单手把你往怀里带。

    “今天怎么晚了些?”

    黄少天嘿嘿一笑,先偷个香,然后神秘兮兮地把另一只手抬起来。

    “什么啊?”

    “你看看就知道了。”

    黄少天的手不安分地在你腰间摸了两下,然后接过你叠好的床单,把纸袋往你怀里塞。

    是双高跟鞋,深蓝色坡跟,前面有很简单的蝴蝶结装饰,底边带着暗金色的镶边。

    “你买这个干嘛?”你捧着盒子问他。

    黄少天把床单丢进卧室就立刻转悠回来了,接过盒子单膝跪下,帮你把鞋穿好。

    “正合适,真好看。”

    是挺好看的,你左右瞧了瞧,大小也很好,可他还没回答你的问题。

    你推推他的手臂又问起来,黄少天的手指准确地落在你脚踝贴了创可贴的位置上,摩挲两下,神情立刻就变了变,不似刚才那样兴致勃勃了。

    你好像猜到了他想说的话。

    “我不太会挑鞋,当初那双如果磨脚就不要再穿了。”

    黄少天是在心疼你,觉得抱歉吗?

    你在他透过来的目光里没忍住笑了起来,胡乱揉了揉他的头发,双手搭上他的肩,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谢谢,我很喜欢。”




    但其实那双高跟鞋还是被你收起来了,你从来也不是勤于打扮自己的人,和黄少天在一起之后更觉得没必要吸引别人的目光,干脆每日搭配越来越往朴素风前进。

    他当初买给你的运动鞋便是你的最爱,可那天和黄少天选婚房的家居用品实在走了太久,这才被磨破了一点,你为了洗澡的时候不痛就贴了防水创可贴,却被他给发现了。

    “说起来,你好久没穿裙子了吧。”

    黄少天知道你爱吃蒜薹就不停地夹到你的碗里,不经意间提了一句。

    你没想到他平时大大咧咧的人居然这样观察入微,一时间除了个“嗯”竟再答不出别的来。

    “也好。”黄少天低下头,嘀咕了一句。

    好……?

    你挑挑眉,不知他这感慨从何而来。

    “怎么?”

    “没……”黄少天语气闷闷的。

    突然别扭个什么劲儿啊。




    周末未来的公婆要见你,你和黄少天一起去接,他开车,公公坐在副驾驶,你就在后排陪婆婆说话。

    他妈妈很喜欢你,你少穿裙子之后偏爱选择宽松的蝴蝶袖配牛仔短裤,没有刘海再把长发束起来,干净利落更是合她的心意。

    那晚你结过账,几个人一起去停车场,听阿姨嘱咐黄少天也要懂得分担些家务,不由得为他开脱了几句。

    说来惭愧,除了晚饭是因为你常常更早到家所以全权负责之外,其余的大多是你们俩谁想做谁就做。

    可黄少天向来脾气好,也不知怎么了,回阿姨的时候感觉恹恹的,像在敷衍。

    你不好多问,把长辈送回了家才轻轻戳了戳黄少天的大腿,问他怎么了。

    “没事。”

    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看着路,似乎不想分心。

    可你能感觉到,他是在不高兴呢。




    回家之后黄少天把钥匙串放在鞋柜上面就换鞋进屋去了,你追着,拖鞋都没穿光着脚跑进去,啪嗒啪嗒的声音倒是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别光脚,凉。”

    你一下子扯住他的耳垂:“说吧,怎么了?”

    “啊?哦,没有。”黄少天摇头否认,蹲下些一把抱在你大腿处,把你扛在身上送到玄关处轻手轻脚地放下,“你快穿鞋。”

    “不行。”你也犯了倔脾气,“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了。”

    黄少天扶在你肩上的手收了收,实在是舍不得凶你只好叹气认输。

    “你结账的时候,有个男服务生盯着你看……”

    他说不下去了,眼神飘忽地扫了你两眼,颇为心虚。

    “就因为这个?”

    “什么叫就因为这个啊?!”黄少天被你的回复扰得立刻炸了锅,“多过分啊!别人媳妇他看什么看!”

    你抿着嘴不说话,唇角的弧度上扬些盯了他好半天。

    “好嘛媳妇儿……你先穿鞋。”

    黄少天用指腹捏了捏你的脸颊,再次认输。

    你乖乖被他牵手换鞋,黄少天拉着你转了下,瞄了眼宽松的蝙蝠袖和热裤的搭配描摹出你的曼妙曲线,阴阳怪气:“你怎么身材这么好啊。”

    你憋着笑意,双手环在他颈上扑过去,把自己往前送:“吃醋了?”

    黄少天哼了哼不置可否。

    “好啦少天,”你揉上他的耳垂,好言好语地哄劝道,“那下次我不穿这件。”




    婚房的风格定的差不多了,你不挑,就都让黄少天拿主意,地点也是他选的。

    公证之后你们一同回家,你摩挲着身前的安全带后知后觉:“房子好像就和我公司隔了一条街?”

    黄少天没说话,看起来心情挺不错,只说他晚上想吃红烧鱼了。

    你很是兴奋地应了,手比作刀状在脖子处比划了一下:“那去市场吧,我负责挑,让师傅杀了它。”




    你们都爱吃鱼,比起他只爱吃红烧口味的,你更喜欢吃鲜的,可是偏偏你舍不得他拿刀可能会误伤到手,还不敢自己杀鱼。

    难得黄少天晚饭前有时间开车陪你去市场而不是你自己步行去,你们在市场看着师傅熟练地杀了鱼,匆匆赶回家。

    “媳妇儿我帮你吧?”

    “不不不厨房有刀,太危险了,你好好给我看电视去。”




    你做好饭菜去卧室叫他的时候,黄少天正和你的笔记本电脑面面相觑。

    “媳妇儿,你电脑好像崩了。”

    “啊?”那款红色的戴尔跟了你三年,你连游戏都舍不得下就为了让它多活一段时间。

    黄少天可怜兮兮地拽你的衣角:“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明天去售后吧?”




    你们去戴尔售后,服务台上摆着几个小果盘,里面都是漂亮的塑料彩纸包着的小糖果。

    你拿了一颗含着,玩起手机,他就摆弄你的手指。

    “糖还挺甜的。”

    你随口感慨了句,话音刚落旁边的人就又递过来一颗。

    你瞧了瞧,沙发紧挨服务台,他一抬手就能够到小盘子,只是他窝在沙发里,不见其人只见其手,好像还把那侧的女孩吓了一跳。

    “我又没说还想吃。”你被他逗笑,心想玩电竞的果然手速够快。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把糖纸打开,红色的糖果喂到你嘴边。

    对,他又发现了。

    你含住糖果,又偷偷亲亲他的脸颊,黄少天便眉开眼笑地松开你去丢糖纸。

    你之所以没说还想吃,是因为糖有点化了,糖纸很黏,所以干脆他来喂你。




    电脑的检测结果是硬盘出了问题,换一个也用不了多久,干脆就买个新的。

    黄少天一路牵着你逛,听导购员磨了不少嘴皮子,该问的都问好了,便同人家去看真机。

    年轻貌美的导购员一口一个“先生你看这个”,你在旁边听着一句话也不说,好在黄少天瞧出了你不对劲,对比完了该拿主意的时候黄少天巴巴凑过来:“媳妇儿你喜欢哪个?”

    “哦原来是女士要买啊。”

    你仿佛和导购作对,偏偏选了一款她没怎么介绍的戴尔机。

    “比较起来三星的外观其实更好啊。”

    “用惯戴尔了。”你礼貌地回绝。




    夏天真是要热化个人。

    你急于洗澡,一边光着脚往屋里跑一边脱衣服,黄少天拎着拖鞋跟在你身后:“祖宗!穿鞋!”

    彼时你身上只剩下最贴身的两件了,半袖被甩在玄关口,裤子搭在了椅背上,听见他叫你,绕到身后解排扣的手堪堪缩了回来。

    哦,对,现在不是你一个人住。

    你回头尴尬地冲已经可以被称为是你未婚夫的男人笑了笑,迅速夺过拖鞋就跑进浴室,“啪”地一声关了门。

    黄少天大抵猜到你在害羞,过来敲门调戏你:“媳妇儿,我也热,一起洗啊?”

    紧接着黄少天就又听见“啪”的一声。

    你把门反锁了。

    他装模作样地拍了拍门:“媳妇儿!你身材真好!”

    “滚!!!”

    透过磨砂门,你看到那个身影扶着墙大笑了好一会儿才插着口袋哼着歌离开。

    哼,黄少天,你就笑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起你和黄少天的恋爱历程,真是一言难尽。

    当初高中你们同班,你个子在女生里算比较高的,军训你在他后一排。

    你不喜欢和生人说话可他却很快和别人打成一片,所以就摆弄摆弄石子,偶尔听他讲了个笑话,也会忍不住偷偷笑起来,有次他听见就回了头,看着你的酒窝就跟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多笑笑呗。”

    也许是造化弄人,排座位的时候他成了你后桌,第一个课间黄少天很轻地戳戳你后背,趴在桌子上小声问:“你怎么这么安静呢?”

    后来男生们时常出去打篮球,你同桌是个性格很开朗的女孩,和黄少天关系好,拉着你去看,一来二去大家都会开他们两个的玩笑。

    班里有人问你同桌是不是和黄少天快成了,你不知道答案,却忍不住在意起来。

    高二那年黄少天辍学了,你和同桌早就成了很好的朋友,第一天上课午休一起吃过饭,她暗戳戳撇嘴,念叨起黄少天一走,耳边都觉得冷清了。

    你也同感,身后骤然没人每天戳你后背让你给他讲题了,与其说是省了麻烦,倒不如说心里觉得失落多些。

    “那他走了,你怎么办?”你以为她舍不得黄少天是因为他们互相喜欢。

    “什么我怎么办?”同桌莫名其妙和你对视了一会儿,恍然大悟,“你该不会以为我们俩有什么故事吧?”

    报考结束之后班长组织了散伙饭,意外的黄少天也来了,离了集体两年,可他却依旧和大家谈笑甚欢。

    席间你喝了两杯酒,有些头昏脑涨的,就跑出去吹风,同桌作为闺蜜自然跟出来关心你。

    她陪你站了一会儿,突然退了两步说她先回去了,你回头应着,却看见她旁边正是黄少天。

    你仔细瞧了瞧他,两年多了,他个子又拔高了些,笑起来的时候两颗虎牙也依旧可爱得紧。

    “醉了吗?”黄少天语气关切。

    “吹会儿风好多了。”你这才想起问他,“你怎么出来了。”

    黄少天和你并肩站了,你这才发觉他好像还瘦了一些。

    “我听说你们报考完了?”

    “是啊。”

    “那我追你好不好?”




    你洗完澡再出来,黄少天定的外卖已经送来了,你一看店名就知道他肯定点了鱼香肉丝。

    那家店的鱼香肉丝甜辣又不腻,一看就叫人垂涎欲滴,最合你口味,所以每每黄少天叫这家外卖都会记得带一份。

    你迫不及待撕了一次性筷子的包装夹了一口,幸福得就差在头顶开出朵花来。

    黄少天捏捏你的鼻尖,又是按他一贯喜欢的方式从背后抱住你:“你最近总穿我这件半袖呢。”

    你舔舔嘴唇放下筷子,侧着头往下瞧,他的纯色黑半袖在他买回来之后还真就是你一直穿着,奈何它实在是料子薄还不透,下摆又刚好到你大腿根,正合适。

    你在他怀里转了半圈,习惯性去揉他的耳垂:“当睡衣太舒服了……”

    他的额头抵过来,吻了吻你的唇角:“行,你想怎么都行。商量商量,奖励我下次一起洗澡呗?”

    你立刻狠狠踩了他一脚。




    黄少天拿毛巾擦拭头发时你之前在淘宝上买的睡裙到了。

    “不是吧?那我岂不是没有福利了?媳妇儿你不想一起洗澡就算了我不逼你好好的买什么睡裙啊。”

    “福利个鬼!”你知道他说的是你穿着黑半袖会露着腿的事,瞪他一眼就进卧室试睡裙去了。

    睡裙长短倒是合适,可是淘宝骗了你,料子并不是网上说的纯棉,透得很。

    你在家的时候不喜欢穿bra,所以这把你透个干净的裙子实在穿不得,你本来想直接换回去,结果黄少天等不及,门都没敲直接就进来了。

    倒也不是说你什么都没穿,可是……

    他的视线在你胸前停留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收敛,你看到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就知道大事不好,立刻把枕头丢了出去,咬着下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黄少天安安静静捡起枕头关了门。

    你又低头看了一眼,羞得耳红脖子热。

    这睡裙,真是和没穿没两样了。

    你再出去的时候他已经重新温好了饭菜,两个人都闷头吃饭,沉默了好一会儿。

    “那个……媳妇儿……”

    你没个好气:“干嘛。”

    “情趣睡裙?”

    你抬眸,发现他居然一直憋着笑。

    “滚!!!!!”




    婚房装修好就已经是深秋了,你恨不得把自己裹在棉被里去和他一起看房子。

    明明是直接从家去停车场,再从婚房停车场坐电梯上去,可你就是觉得冷。

    黄少天一直哄着你,说就快到了,你心里想着新家又没有人住,冷冷清清也不会暖到哪里去,结果进了门就差点被迎面的热气给感动哭了。

    “好暖和!”你欣喜万分,想到些什么,就蹲下去触了下地板,“地热?”

    “嗯。”黄少天也蹲下身子,倾身过来吻你的额角,又揉了揉你头发,也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你却注意到他已经有汗珠冒出来了。

    对,你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他是个怕热的。




    婚房是两居室,但其实原本黄少天问你的意思,你想买三居室来着。

    “你看,一个主卧一个客房,还有一个书房,刚好三间。”

    “客房?要客房干什么,有朋友过来让他来这个公寓不就好了,这儿不卖。”

    你躺在他胸口掰着他的手指头,气哼哼的:“我是为了以防你半夜骚扰我被我赶出去没处睡,总不能让你睡沙发吧。”

    那时候你们还没发生过什么,黄少天好歹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美人在怀有点反应也很正常,可他错就错在宁可多冲两次冷水澡,该要的福利都要想办法弄到手。

    半夜他搂着你睡,有时候克制不住洗了澡回来偏爱再凑过来吻你,你觉浅,被弄醒之后知道他这样都是因为太过喜欢却尊重你为先,又舍不得说他,只好就任他去了。

    但其实你倒不是真怕他半夜折腾你,说是这么说,实际却是你总处理公司的事,动不动就熬到后半夜去。

    黄少天说当初他打游戏也熬夜所以陪着你,可以每每忙到很晚抬头瞧他,都是一副昏昏欲睡又强撑着的样子。

    战队的事已经很让他劳累了。




    话又说回来。

    你逛了一圈婚房:“少天,客房呢?”

    黄少天嘿嘿笑起来,一副得逞的模样,讨好似的抱住你:“我才不和你分开睡呢呢,你要是熬夜可怎么办,我得给你冲咖啡啊。”

    这个人。

    你瘪瘪嘴,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趴在他胸口呜呜哭起来。

    “媳妇儿你怎么哭了?别哭啊?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对不起,别哭啊。”

    你抽泣着又揉上他的耳垂,双臂收紧,几乎挂在他身上。

    这个人,未免太傻。




    “说起来,过两天你生日,打算怎么过?”黄少天温柔地摸摸你脑后。

    你从他怀里抬起头来:“我赶上个工作,过两天资料传过来,睡在公司也说不定。”

    他的叹息拂过你的耳侧。

    对,你是骗他的,因为你生日那两天,他在外地比赛,根本回不来。

    “没事啦,等我忙完你也回来了,到时候再补吧!”




    冬天过去的很快,雪滴滴答答化了满地的时候,你拉着黄少天陪你在路灯底下散步。

    路没那么滑了,小区里的长辈们也都喜欢晚饭后出来走一走。

    “少天,以后养一只金毛好不好啊?”

    黄少天的手指勾着你,答得有些漫不经心:“你喜欢金毛?”

    “是啊。”你嘻嘻哈哈凑到他面前,“金毛多好啊,乖巧温顺,还毛茸茸的。”

    “那岂不是有狗要和我分宠了?”黄少天从你的话里抓到了另一个重点。

    你拍拍他的肩膀:“爱妃这么易吃醋,可叫朕为难呐!”

    你左不过这么提一句,小时候偏爱邻居家的金毛犬,所以一直也想养一只,可你们的工作都很忙,你心里清楚,就算是养了大抵也照顾不好它,也就作罢。




    又半个赛季匆匆过去,季后赛蓝雨止步四强,黄少天没把太多的负面情绪带给你,消沉了一天就兴致勃勃准备起你们的婚礼。

    等到他参加完世邀赛回来的第一个周末,就是你们的婚礼。

    你查看过,那是他生日的第二天。




    似乎没什么好说的,那样的情景你在脑海里早过了千万遍,真到了那天,你除了一直在哭,在和祝福你们的人说谢谢,其余什么也不记得了。

    婚纱是他早早选好的冰粉色,有碎钻点缀,款式也是有你一直惦念的拖尾加头纱。

    敬酒服是你最爱的红色礼服,有点像旗袍的款式,最衬你白皙的肤色。




    那晚黄少天喝了点酒,坚持着到了家,无论如何也起不来去洗澡。

    “少天,去洗澡好不好?”

    他是真的乏了,眼皮都在打架,强挺着应了你两句,声音很小你什么也听不清。

    你又唤了他两句,实在没办法了就哄着他:“你坐在浴缸里不动,我给你洗好不好?”

    黄少天突然就精神了,睁大双眼眨巴眨巴盯着你,嘴唇开开合合,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

    “媳妇儿……”

    你张开双臂:“听话,一起洗澡。”




    新婚夜第二天醒来,你朦胧间瞧了一眼。

    床铺乱糟糟的,满是痕迹的的被子和床单已经被黄少天塞进衣篮里了,抬头看过时间,把床头被人叠好的黑半袖套上出了卧室。

    餐桌上热气腾腾的小笼包依旧是你最爱的早餐,加过一勺糖的花生豆浆也还冒着热气,你靠在门框上扶住了腰。

    厨房的黄少天听见动静,拉开厨房的玻璃门,跑过来抱你。

    这次不是他素爱的从后背拥抱,可能是因为他迎你的面过来,直接就把你抱个满怀,还低头偷了个吻。

    “醒啦?快去洗漱,早餐刚送到。”

    “腰疼。”你委屈巴巴的,把全身的重量都倚进他怀里,“你昨晚真的是喝醉了吗?”

    “是啊。”黄少天点点头,捏捏你软乎乎的脸,又欢天喜地地和你说起新房附近有好几家餐馆都有鱼香肉丝的外卖,以后可以都试试。

    当初被他那样追上,可能就是因为知道这个人,是真的把关于自己的一切都放在心上吧。




    “说起来,当年你喜欢我,怎么没一毕业就追我?”

    你蘸了黄少天调好的料咬了口包子,说的话也有些吐字不清。

    “你真好奇?”黄少天思索了一下又反问你。

    你嚼着包子狠狠点头。

    “我怕我追你成功了之后,影响你报考。”黄少天的语气淡淡的,“我妈说要是真喜欢你就应该追着你跑,反正我哪儿都能去,如果让你因为我改了城市学校专业,那就不好了。”

    “你把自己也看得太重了吧?”你笑骂他,可嗓音却忍不住有点哽咽,“那聚会呢?”

    你没深说,可黄少天却很明白你问的是什么。

    “不愧是我媳妇儿,真聪明。哈哈哈我答应给班长带我们队长的签名海报,他就同意把散伙饭挪到报考之后了,虽然后来又单独请了一顿火锅。所幸不负众望把你追到手了,不亏。”

    你咽下嘴里的包子,动作停在了那里。

    闺蜜让你对他好点是没有错的。

    黄少天早在高一就喜欢你,坚持了这么多年,你对他的付出比起他给你的爱,根本不值一提。

    “少天……”你还想再说些什么,门铃却突然响了。

    他放下筷子应声跑去开门。

    刹那间你听到了一声很软的呜咽声。

    是狗,很小很小的狗。

    你脑海里有什么想法被唤醒,黄少天反复道谢后关了门,抱着一只还不足他小臂长的金毛转过来叫你,目光里尽是期待的神情。

    “媳妇儿!”

    你只回头瞧了一眼,就把脸埋进搭在餐桌边缘的双手里。

    “媳妇儿……?”黄少天的脚步声急匆匆靠近你,他心疼地抱你圈住,语气里很是歉疚,“不惊喜吗?对不起我以为你会开心的。”

    “不……”你停了停,深呼吸缓和了下自己的心情,泪珠还是断了线般地往外涌,“对不起,我是太开心了。”




    你们的蜜月即刻开始了。

    你因为工作的关系英文口语不错,想弥补那些不曾见证他努力拼搏的时刻,你央他去苏黎世。

    黄少天自然什么都依你。

    出发前你们吃了附近餐馆里最合你口味的那家鱼香肉丝外卖,大头就窝在你们身边,等你起身去洗碗了,黄少天就抱它去吃它的饭。

    你擦好手出了厨房,就听见黄少天不休地在书房里教育大头:“去我丈母娘家你可得听话,不然我媳妇儿该不高兴了,听见没有,你看看你,排骨肉你都不吃,我媳妇儿给我才夹了一块其余的都是我自己动手,她给你两块你还不吃?看什么看,就说你呢!”

    你倚着门框听了半天,看他蹲在那儿翻来覆去就念叨差不多的话,实在忍不住了。

    “老公,先拿东西吧,收拾完了大头也就吃完了。”

    黄少天第一次听你叫这个称呼,颇为意外,脊背瞬间直起来,手安安分分搭在腿上,背对着你没敢应也不敢回头。

    好半天他听不见下文,才一点一点看过来。

    “媳妇儿你说……什么?”

    “我说,老公,先拿东西吧,收拾完了大头也就吃完了。”你一字一句重复给他听。

    黄少天依旧没应,可是眼睛瞬间就亮了,神色里皆是欣喜若狂。

    “看什么看,就说你呢。”你翻个白眼,“你不动我自己蜜月去了啊。”




    “媳妇儿你别动,我拎行李,你给我开门呗!”




♡八千多字,比想象的短了好多,有特别多没写的设定,没事,我和我老公还有很多个日夜。

♡很崩盘,肝了一晚上到底没赶上凌晨。

♡中间黄少天怕热会出汗那里撞了我心肝儿的王杰希,我和她说过了她宠我所以你们别担心。

♡我不管,我老公宇宙无敌第一好!!!!!我要和他睡觉去了!!!!

♡黄少,天生,日快乐?别问我快乐是谁。

评论(51)

热度(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