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绑画@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
谢谢你来看我♡

『男神×你』不思议

♡给我心肝儿 @玖玖家的虫世木 的5000fo贺文,虽然她自己奔向7000fo了。

♡这就是我的拖文能力。

♡写了特别久的一篇,是从没尝试过的写法,回归自己原本的文风。

♡暗恋是一种很寂寞的心情。那么,双向暗恋呢?

♡埋了一万条伏笔,收尾的时候前后对比好几次,差点搞疯我。

♡希望我心肝儿每天都这样可爱。




    暗恋是一种很寂寞很寂寞,很寂寞的心情。




    你回国一月有余,颇喜欢公司附近的咖啡屋那个紧靠落地窗最角落的位置,夏天就点一杯冰青柠,降温了就捧着白瓷杯看热巧克力氤氲出的水蒸气。

    周末下午的咖啡厅人比平时多些,你依旧坐在熟悉的位置上处理工作,敲打键盘的细碎声响和别桌女孩们的低声说笑融在一起,你的心情倒是格外好。

    在咖啡屋遇到王杰希完全是意外之喜。

    已经许久没见过那个人了,哪怕他戴着口罩,身材比高一那会儿又俊挺了些,你依旧一眼就认出了他。

    你去端杯子的动作临到头换了路线,指尖微动,在热气上停留,感受到的暖意一如当年你为了能多站在他身边一会儿,去买的街边奶茶店里纸杯装的奶茶。

    热巧克力,是王杰希当年最喜欢在雨天喝的。

    你的目光在他身上有些移不开,高二他就选择了电竞,而后来你去国外读书的这些年没有闺蜜在身边,很多年没人同你提及这个名字了。

    王杰希也不再是隔壁班那个路过门口时你可以偷偷瞄上几眼的大男孩,这样的重逢已经不能用惊喜来形容。

    B市毕竟这样大。




    外面的雨哗啦啦下个不停,豆大的雨点几乎是拍在落地窗上。

    王杰希大概是没有带伞,衣领很明显被打湿了些,点完单就坐在前桌背对你而坐,摸了摸后脑,似乎有些苦恼。

    你翻出纸巾就走过去递给了他。

    王杰希好像很意外于你的帮助,一时间并没有把纸巾接过去,不过你猜对了,走近一看,他的头发也很潮湿。

    “擦擦吧,不要着凉。”你干脆把纸巾直接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就转身离开。

    “谢谢。”王杰希没有回绝你的好意。

    你回到座位上看着他的背影,原本被大雨搅乱的心绪此刻便安逸下来,同时也深知你并没有自己看起来的那么潇洒。

    他的声音比从前更沉了。




    关于王杰希,总结说是曾经的一段少女情怀好像也不太对。

    喜欢是可以有各种理由的,自然也可以没有理由。

    你从未和他讲过话,只不过作为宣传委员的你在午间一片吵闹声中绘制班级的板报时巧合的侧头里他捧着一摞作业本从班级后门经过,你也不知怎么就记住了他。

    听班级里人缘好的男孩说过,隔壁班的王杰希是个很优秀的班长,自己的成绩不错,同学们很服他,班级的凝聚力也是年级出名的强。

    那个人好像耀眼得过分了。

    哪怕是最后选择了没人料想到的电竞,王杰希也未曾让谁失望过。

    你在网上搜索他的词条,看到的都是官方报道,又一次见到王杰希本人,距离感竟瞬间淡薄许多。

    天很快放晴了,你再次瞄了王杰希一眼,收好东西准备离开。

    王杰希专心盯着手机打字,你路过的时候也没有察觉什么。

    不过没关系,再遇见你,我就已经很高兴。




    你性子沉静,可其实却是有些偏执地喜欢热闹。

    你的父母定居在国外,空荡的房间里充斥的都是你讨厌的冷清,所以周末去咖啡屋已经是你的固定行程。

    你偶尔会遇到王杰希,他似乎变了口味,某次听见他点单,说出来的名字并不是热巧克力。

    王杰希开始偏爱黑咖啡了。

    你摸了摸杯子圆润的边缘,微微叹息。

    这家店的黑咖啡是真的苦,像极了你追在他身后的迟缓脚步。




    B市连绵的雨下了许多天,落落停停地反复,好不容易早间放晴了,现在却又下了起来。

    已经十几天没见到王杰希了。

    你心情低落。

    更惨的是你忘记带伞了。

    你把包翻了个彻底,这才想起早上你怕下雨提前备好了伞,可穿鞋的时候顺手就把它遗忘在了鞋柜上。

    你抬头确认雨势不大,决定叫辆顺风车回家,淋一些雨也是没办法。

    有客人进来,店门口挂着的风铃被刮进的风吹得叮当响,你被清脆的声音吸引,却见王杰希往你这边走来。

    真是遗憾,好不容易他来了,你已经买单要走了,你捏紧挎包的背带,把电脑包拎起来。

    “没带伞吗?”

    “啊……”

    王杰希走到你面前实在是你没想到的事情,你恍惚中不知怎样回答才算是对他来讲的得体。

    “回家?”

    你犹豫着点点头。

    “我送你。”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完全怔住,以为自己听错了,嘴唇开开合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上次谢谢你。”王杰希自顾自地转身,示意你跟上来。

    原来是上次的事让他记住你了,你隐隐庆幸自己的主动让你们之间有了交集。

    王杰希很绅士,一路打伞都是倾斜你这边,自己的小半个肩头却没能逃过风雨。

    他是开了车来的,系好安全带之后你后知后觉问起会不会耽误他的事情。

    “没关系,我工作休假。”

    原来已经是八月初,世邀赛都已经结束了。

    你没多话,王杰希问过你地址就也沉默下来。

    有点尴尬,可是却很安心。

    你忍不住想看他,又格外心虚,只好努力克制盯着窗外匆匆恍过的建筑。

    王杰希送你回家,这是你从来都不敢想的,不知道你闺蜜知道了会是个什么反应。

    你突然想起你最初告诉闺蜜你很在意王杰希的心情时,闺蜜怂恿你去搭讪,是你做不来,那个计划才搁浅了。

    现在难道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你有些心动,如果到达目的地你说为了感谢他请他上去坐坐……

    不好,显得你很随意。

    那么请吃饭?

    会不会太俗套了,一看就是目的不纯啊。

    完了完了,该怎么做。

    你下意识地握紧安全带,咬住了下唇。

    “害怕?”王杰希注意到你的小动作,以为你是在为坐了陌生人的车而担忧。

    “没有。”你慌忙解释。

    其实王杰希以为的对也不对,你确实害怕,但怕的却是把握不住这次机会。

    “其他陌生人的车还是不要坐的好。”

    王杰希把车停好,下车举伞绕过来开副驾驶的车门。

    你被他送进楼道里。

    你最终还是想不出任何合适的借口要他的号码,索性干脆利落做了自己:“今天谢谢你。”

    继而你又递给他一包纸巾:“你的肩膀又湿了。”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向你道谢。

    纵然他在车上摘掉了口罩,你还是看不出他的喜怒,离近来看,他的眉眼比读书时更深邃了些,但深神情却与那时一般无二,都是一样的清俊沉冷。

    “那……再见了。”你率先开口道别,他从善如流点头离开。

    他的车很快就消失在雨帘里。




    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爱屋及乌,因为这两次意料之外的接触,你开始喜欢起下雨天,更加偏爱起那家咖啡屋,偶尔下了班也会去坐坐。

    不过王杰希换了口味不再喝热巧克力,你又不敢晚上点咖啡,所以向来都是遵从自己的口味喝些甜奶之类的。

    平日里来放松自己的上班族还真是比你想得多很多,也会有没有位置的时候,工作日来过几次之后你摸清王杰希不会在这个时间过来,干脆就选择外带。

    可这天你等红绿灯的时候却看见王杰希坐在你素爱的那个紧挨落地窗的角落位置,好像还吃着什么。

    他大概是怕被人认出来,是坐在背对门口的方向的,面前除了杯盘就是一个空椅和一面墙。

    今天在这儿解决晚餐吧!虽然晚餐吃甜食简直不能再罪恶了……

    你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叹着气下了决心。

    可是你却忘了你最初选择外带的根本原因其实是咖啡屋里顾客多的时候会没有座位。

    “对不起,今天也人满了,您……”

    “来我这里吧。”王杰希突然打断服务生,“我们认识。”

    认,认识?

    你暗暗心惊于王杰希的话,又想着幸好服务生那句“您还是外带吗”没有问出来。

    这么远的距离,也难为他能听见你们的对话。

    “你也喜欢喝黑咖啡吗?”你笑着挑起话题。

    “你也喜欢?”

    “是啊,不过晚上我可不敢喝黑咖啡。”你随手翻了翻点单册,私心还是希望王杰希以为自己和他有共同偏好,便对服务生说,“一杯冰青柠,谢谢。”

    “这么晚喝凉的也不太好吧。”王杰希的指尖准备落在册子上,“他们家这个甜奶挺不错的。”

    你的目光钉在他指尖:“那我试试。”




    “你是个电竞选手吧?”你装作很不经意地问起。

    “你认识我?”

    多嘴了……会不会被以为是那天故意递纸接近他。

    你吞吞吐吐:“是我朋友玩荣耀。你放心,我没恶意。”

    王杰希沉默许久,手指摩挲着白瓷杯的把手,又问:“那你知道我叫什么?”

    “嗯,知道。”你坦然承认。

    “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王杰希把手机界面切换到电话簿那一栏,顺手似的就递给了你。

    被男神要电话了!

    你被从天而降的惊喜砸得几乎昏厥。

    “我也没有恶意。”

    王杰希以为你不愿意,语气温柔地补充。

    “我知道……”你不假思索地解释,又觉得自己失言,索性把姓名和电话输入到界面里。

   王杰希接过你递还的手机: “你总是一个人来这儿?”

    “我父母出国了,好朋友也不在这个城市。”

    他点点头表示理解。

    “那你呢?”

    “我?”王杰希抿着唇笑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理由。”




    “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在驾驶位系安全带的王杰希声线很低:“不会,顺路。”

    是不是真的顺路你无从知晓,坐在副驾驶安安静静看风景也不敢打扰他。

    “你现在在做什么?”

    “人事。”你精简地回答。

    “挺好的。”

    是挺好的,也不是特别忙,很中规中矩,而且最好的就是没想到他会是公司附近的咖啡屋的常客。

    “那你每天怎么上班?”

    “坐地铁来回,”你回答得很干脆,“不是特别远,很快就到了。”

    “那你晚上……都会去咖啡屋吗?”王杰希的问话似乎有些犹豫。

    “偶尔。”你给出答案又有点后悔,立刻改口,“不过最近倒是总来。”

    王杰希没再应,你攥紧的手心溢出些汗来。




    你和王杰希仿佛是很自然成为了朋友,渐渐习惯性地在咖啡屋里遇到就坐在一起,你们都不是多话的人,有时候闲聊,更多是各忙各的,他提议送你回家你也不推脱。

    但这样一来,见不到他的时候就显得更寂寞。

    你一个人坐在熟悉的位子上发呆,紧合的电脑预示着你早已完成工作,可你就是不想走。

    天一点一点灰下去,你也反反复复查过许多次,这是没有见到王杰希的第七天。

    九月中旬了,是又一个赛季开始了吧。

    你长舒一口气,重新整理了长发把外套穿在了身上。

    店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起。

    你似有什么预感,鬼使神差就抬起头。

    身形颀长的人稳步走过来:“你要回家吗?”

    “你来买东西?”

    “不是……我送你。”

    等等?

    你下意识就拉住已经转身的王杰希的手臂,他明显身形一僵,你也意识到自己的冲动立刻松开手。

    “我可以自己回去的,你不必……”

    “走吧。”王杰希急匆匆打断你,好像是怕你继续说下去,“我不放心。”




    所以你不放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你坐在副驾驶偷偷瞄了几眼王杰希,发现他神色如常。

    这个人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吗……

    “怎么了?”王杰希察觉到你的目光。

    你战战兢兢:“没有!”

    明明是他说的话扰乱了你的心神,怎么心虚的反倒是你呢。

    继而你就听到王杰希很轻很轻地笑了一声。

    “怎么了?”他怎么突然心情这么好。

    “没有。”王杰希唇角的弧度越来勾越显眼,“就是回来了,挺开心的。”

    应该是说联赛的事吧,你也为他高兴,微草刚结束的那场比赛确实打的很漂亮。

    “那恭喜你。”

    “嗯,是值得恭喜。”




    随着和王杰希接触的增多,你开始了解他的什么时候是主场比赛,什么时候客场要离开几天,也越来越觉得那些所谓的“熟悉了就会暴露缺点”都是骗人的。

    因为你陷得越来越深,连带着从前因为他关注赛事的结果变成了闲暇时就在想他此刻正在做什么。

    他的粉丝称他为“魔术师”,他也确实对得起这个称号。

    王杰希这个人,真的带着独一无二的魔力。




    “听你这么说好像还挺有趣的。”

    又一个寻常周末的下午,你和王杰希交谈中准备离开咖啡屋,还没出门就被人叫住。

    声音有些熟悉,你转头去瞧,发现是很久没见的高中同学。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都没告诉我们一声。”

    “还不确定留多久,就没说。和朋友出来逛街?”

    同学开朗的性子一点儿没变:“是啊,你这是和男朋友出来?”

   你即刻慌了手脚:“没有没有,我朋友。”

   闲扯几句就道了别,你看着走在你前方的王杰希,带着口罩微垂着头,看不出是个什么心情。

    同学的话提醒了你,他好歹是个公众人物,虽然他自己可能不觉得什么,可你对他的心思从来没有单纯过,一旦被人撞见了,完全是在给他惹麻烦。

    人总是这样贪心。

    原本只求远远看一眼的,默默尝试他喜好的事物,关注他的每一步,可是彼此结识之后,自己期待的就越来越多。

    王杰希为你打开副驾驶一侧的车门,你慢悠悠跺过去,没像寻常那样直接上车。

    “王杰希……”

    “先上车。”

    “噢……”你乖乖听了话。

    没一会儿王杰希也上了车,他瞧了瞧你若有所思的样子,倾身过来想帮你安全带。

    “我自己来!”你察觉到他的意图时已经晚了,伸手去拉安全带却刚好赶上他的手落下去的同一刻。

    好暖。

    你大脑出现了明显卡顿,王杰希稍稍用力就夺过了主动权。

    “那个,对不起,我朋友她……”

    “没事。”

    “还有……”

    王杰希专心致志给你弄好安全带:“我觉得那个称呼挺好的。”

    你起初要说的“这么久以来有没有给你带来困扰”生生卡在嘴边,转成了一句表示疑惑的:“什么?”

    “你的男朋友。”王杰希的眸子直视着你的双眼,“我觉得这个称呼挺好的。”




    车子安稳停靠在路旁,可你两个人谁也没有动。

    你想狠狠掐一下自己的大腿,有了触感又怕痛,手便堪堪落在衣角处。

    “你刚才和你朋友说,你不确定在国内留多久?”

    没想到王杰希开口问的却是这个:“啊没有……我不大喜欢和不熟的人约出去。”

    “那如果是我呢?”

    话题转得有些快,你眨巴眨巴眼睛,怕他误会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你不一样啊。”

    “哪儿不一样?”

    你这才意识到王杰希好像是故意在一步一步引导你回答他想要答案的那个问题。

    “你想问什么……”你呼吸急促起来,内心充满期待,却又害怕他说出来的不是你想听到的话。

    王杰希解开安全带欺压过来,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支在你腿旁,指尖几乎要触到衣料,你握紧了自己的衣角,几乎连唇瓣都在抖。

    “有不一样到,能做你男朋友吗?”






    暗恋是一种很寂寞的心情。

    我喜欢一个女孩很多年了。

    我从不相信缘分,可早以为会被深深埋起来的年少时的青涩感情,谁能想到偶然在咖啡屋躲了一次雨就让我又遇见了她。

    她还是那么安静那么素雅,和上学时一样,喜欢穿白色的衣服。

    唯一变化的可能就是发型,那时候我总捧着作业本从她们班后门经过,午休时很多人喜欢嬉笑打闹,还有的就在班级里三两个一起说悄悄话,只有她,站在一把椅子上,左手端着一小盒粉笔,右手行云流水地在板报上作画。

    她喜欢梳很高很高的单马尾,头发总是在束起来刚好过肩的位置。

    现在的她好像更喜欢把头发散下来,打从我和她重逢的第一次,她就一直梳着中分的发型,发尾有几乎消失的卷,我想也许是从前烫了洗开的。

    对,她除了发型什么都没变,包括她那双会笑的眼睛,还有她喜欢随身带纸巾的习惯。

    说起来,我养成随身带纸巾的习惯还是因为她。

    高一那会儿我很喜欢学校附近奶茶店的热巧克力和冰青柠,在那里常常遇到她。

    她素爱甜奶,偶尔也和我一样,喝一喝热巧克力和冰青柠。

    我有次她朋友陪她来,不小心冰青柠洒了一些在手上,两个女孩子却恰好纸巾用光了,还是我带了多余的。

    所以在咖啡屋她把纸巾递给我的时候,我没有把口袋里的纸巾拿出来继而回绝她。

    下雨天送她回去的时候也是。

    看着她纤细的指腹抵在纸巾的包装上,我只有一个念头。

    我很想牵她的手。

    早晚有一天,我会牵到她的手。




    战队里时常有很多事,哪怕我摸清她习惯周末去那家咖啡屋也没有办法,很久去不成也实属正常。

    可我累了的时候实在是有点想念她微微仰头看着我,唇角上扬的模样。

    好不容易得闲,我跑去买黑咖啡提神,一时念起就坐在了她最爱的那个位置。

    是真的很奇妙,明明这里离战队很远,我还是执着于这里有她的气息。

    只可惜我怕被人认出来,不能正面厅里,只能和墙面面相觑。

    这可能是我最任性的一次了。

    分明平日里怕极了被人认出来,却还是固执选择靠着落地窗。

    也感谢我的固执,让我一抬眸就看见在街角等信号灯的那个身影。

    我装作满不在意,像初次重逢的时候她离开咖啡厅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一样,一边铭记自己要低调,一边又忍不住想多看她两眼。

    幸好我一直注意着,不然因为满客,或许她就要走掉了。

    我陡然发现她的口味居然也变了些,舍弃了热巧克力,居然爱喝起苦涩至极的黑咖啡。

    我原以为她是最爱吃甜食的。

    不过都没关系,我知道自己想要参与她之后所有的生活,所以试探着问了她为什么总是一个人。

    家人,朋友,还好她身边那个独一无二的位置好像仍然空着。

    至于我。

    我能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呢,还不都是因为她么。




    赛季初总是最忙的,新赛季开始之后我休息的时间被一压再压,所以等我安顿好行李,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咖啡屋,想试试运气看能不能见到她。

    和她重逢之后我总是好运连连,还以为这么晚了她不会在了的。

    她的手好暖,握在我手腕的力度也温温软软的。

    所以这么晚,我怎么能放心她一个人回家。

    不过她可能永远猜不到我为什么说“值得恭喜”。

    能遇见她,我是真的太幸运了。




    但是人总是这样贪心。

    原本只求远远看一眼的,为了她随身带一包纸巾,下雨的时候给她撑一把伞,可是彼此结识之后,自己期待的就越来越多。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说是一见钟情好像也不太对,可一转眼就是喜欢了她这么多年。

    向她告白的时候,我握紧了方向盘,紧张到指尖发凉。

    她的眼睛是真的好看,眼尾轻轻上挑些,美得耀眼。

    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她的呼吸声我能听得一清二楚,就好像哪怕全世界都只有我们两个人一样。

    我看见她的唇开开合合,然后唇边有了些上翘的弧度。

    轻轻说了句。

    “那我会很开心。”

评论(46)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