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绑画@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
谢谢你来看我♡

『全职乙女』你哪里是唾手可得

♡第一次写二本命,写到一半虐不下去的文。




    张佳乐什么都不懂。

    你暗自停下手中的笔,装作不动声色地再次确认:“你真的……想好了?”

    “是。”

    那头传来肯定的答案,你听的出来,张佳乐语气里隐隐有些激动,你甚至已经能想象出他站在窗明几净的屋子里,和你通话时瞳孔中蹦射的星光。

    “加油。”

    心口像堵了一块让你进退两难的石头,你除了这什么也不能说,听到张佳乐挂断电话的“嘟嘟”声,才发觉你几乎连握笔的力气都没有了。

    张佳乐终于又踏上他的征途,重返你只能远远注视的路了。




    你们开始了异地恋,偶尔视个频,不能拥抱无法亲吻,苦涩得一如当初他刚进入联盟,忙碌到终日寻不到人的时候。

    张佳乐也常常瞧出来你兴致不高,关切地安慰你很快他就回去了,你告诉他没关系,只是工作疲累,继而他就会哄你两句,催你去休息。

    可你试图入睡便会更变本加厉地想他,什么睹物思人,在整个房间里和张佳乐关系最大的就是你。

    让你拢在怀里的靠枕是他送你的礼物,新的床单是他帮你晾洗的,因为你当时来了月事,而定在十月的旅游计划也泡了汤,你说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呢,张佳乐能做的只有抱抱你,道歉过后拖着行李消失在机场入口。

    你挣扎着坐起身,抬眼就是搬家时张佳乐帮你挂上理好的窗帘。

    也是矛盾,张佳乐得不到追求的荣誉时你替他不平,可他退役了每日每夜陪着你的甜头一旦给过,就好像把事情都推向了另一个终点。

    生活的轮盘重新转向等待守候孤独思念的原点,也终于又有人小心翼翼地问你了。

    你……恢复单身了吗?

    上一次还是有人辗转托朋友打听你的感情状态,见你从不提和张佳乐日常,朋友以为你们已经分手了。

    几年过去,除却他退役和休假的零散时光,在别人眼里你一直没被陪伴,在你这儿又何尝不是。

    也不是没想过哭闹,可一见张佳乐专心致志的模样,那样的话只叫你觉得自己太过自私。

    或许提出分手并不是什么坏事,成真之后不叨扰他人,不抱无疾而终的幻想,也不过是继续自己一个人的生活而已。

    你这样告诉自己,事实也是如此。

    张佳乐没有死缠烂打,也没有苦苦追回,话筒里的沉默仿佛宣判着你曾经因为与他早恋而冲撞父母时许下那些美好愿景是多么愚蠢。

    人终究是会变的,刚好你也没有那么爱我。

    是不是,张佳乐?

    他连一句叹息也没有,你也是一点儿杂音都没发出,落下的泪洇在床单上,像你一贯的模样,悄无声息,也不叫人发觉或怜悯。

    你安静惯了,也顺从惯了,在此之前最大的任性是不肯与张佳乐分手,再次之后恐怕,是你自己要同张佳乐分手。

    早已几乎耗尽了青葱岁月,现实的问题刺目地浮现,不如找个人就嫁了吧。

    你将张佳乐前不久网购来的巧克力拆开包装,一块接一块塞进嘴里。

    最好的时光和最美的样子都给了你,嫁给别人的时候,胖成连你都认不得的样子好不好呀?




    那个赛季也没能让张佳乐有个满意的结果,但你没想到,他居然回城后拖着行李就来找你了。

    “你不是说不等了吗?”张佳乐匆匆扫视了空寞的客厅,猜测你还是孤身一人。

    时钟滴答滴答走个不停,你半步没有退让,将他孤寂的身影拦在门外好似咫尺间的距离。

    “当年我也说我不喜欢你,可那么多年,不还是一直就爱了。”你慌乱地笑,门框上的凉意冷到你指尖发痛,“我是个多心口不一的女人,张佳乐,你还不清楚吗?”

    张佳乐不答,双臂缓慢地前伸,尝试把你抱到怀里。

    真的再没有什么能把他从你身边带走了吗?

    你堪堪退后,这才恍然为什么这样就他都不来找你,像你解释,或者为了复合努力。

    因为你唾手可得,因为你被他笃定离不开。

    “我等不起了。”

    冷漠决绝,你把他的手挥开。

    “最后……”

    “有些承诺兑现不得,就不要许了吧。”

    所有短暂的一时加起来才是长久的永远,如果注定他没有把你放在首位,何苦你自寻尴尬。

    张佳乐的双臂停在身前,低低念了句:“没有……”

    “没有什么?”

    张佳乐扶紧你的肘关节,神色焦虑:“我没有不想兑现!”

    至少爱你想你心疼你,都是真的。




    说起来,你这个平常女孩儿,能和带有独特光芒的张佳乐在一起,也算是命运恩赐的奇遇。

    生命里路过那么多人,怎么就在你们擦肩的时候,他选择牵住你的手挽留你呢?

    “我知道你一直爱乱想,当初误会我和班长,嘴硬不坦白就躲起来偷偷哭。现在也是,有什么在乎的也不和我讲一个人硬撑,非要自己受不住了和我分手才算完吗?”

    “反正已经分手了。”

    你的目光垂落在张佳乐的行李箱上,那箱子提手上绑着一根小小的红绳,还是你在佛寺买来算个寄托,悄悄系上去后不准他摘的。

    张佳乐又是无言,妥协般凑近你,却一只手绕在身后,将你的退路生生截断。

    “你总是这样喜欢逞强。”

    张佳乐不顾你的推拒,少见强硬地圈住你,手掌覆上你腰骨,侧脸在你鬓间摩挲。

    明明已经有人可以依靠了,还是习惯自己咽下所有委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你从不提过分的要求,也不会是咄咄逼人肆意作闹的女孩,是因为你怕,一旦期待的落空,心也会随之空掉的。

    眼前的这个人更多的时间是守着他的执着一往无前的,他不仅仅属于你。

    贪心起源于爱,爱却滞留在心口难开。

    你轻轻拍拍张佳乐的肩膀,示意他放开你,他却执意否决:“有什么话,就这么抱着说。”

    你婉叹:“分开没什么不好的。”

    “哪里好了?”你听见张佳乐拔高嗓音,语气十足十的质问。

    “至少……”你草草打住。

    至少什么?至少你不再期待了吗?可分明时刻想手机的铃声因他而响起,也并没有通过这个莽撞冲动的提议获得解脱。

    在你发呆犹豫的空当张佳乐调整了姿势,脸贴上你堆在颈间的发丝,声调瞬时闷了下来:“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对不起。”

    有什么好道歉的呢。

    你的心突然柔软下来,这人最初吸引你的分明是耀目的眉眼勾出的笑意,还有那毫不妥协的一股冲劲儿。

    现在他居然在因为你关注他的那些缘由道歉。

    “可你这么多天,怎么都不来找我。”你难得瘪瘪嘴,在你们持续多年的恋情里,还是头一回声音染尽委屈。

    张佳乐终于肯抬头对上你闪着泪光的视线。

    “道歉不是要当面才最有诚意吗?”张佳乐的指腹依旧是你回忆里最熟悉的温度,“你不乖,这么想我,怎么都不和我说呢?”

    你忍不住重燃起希望,试探道:“那你呢?想我吗?”

    “每天都想,又怕你睡了,又怕听到你失眠的消息忍不住回来抱着你哄你睡。”张佳乐略微躬身,抵住你的额头,“以后都说给我听吧,好不好?”

    “不会烦吗?”

    张佳乐蓦然笑了:“怎么会呢,你可是我千辛万苦追来的啊。”

    算是庸人自扰了吗?

    你被张佳乐重新揽进怀抱里,靠在他肩头想。

    不过。




    “不要驼背了张佳乐,太矮,脖子会痛。”


评论(40)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