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绑画@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
谢谢你来看我♡

『恋与乙女』七裂



♡祝我宝贝镜面 @如月轻舟 生日快乐!!!




    一枚枫叶书签包装在小礼盒里作为李泽言的情人节礼物被送到你公司。

    明明不是什么无价之宝,你偏偏舍不得用,甚至连最喜爱的书此刻与它比起来都显得很普通。

    那是一枚比较少见的七裂枫叶,比你手掌稍微小一点,叶脉微微凸起,摸起来很有实感。

    李泽言似乎在忙,平时派人把礼物送来之后总是要打个电话给你询问下喜不喜欢的,今天只是匆匆发个微信来,并告知你下午记得去他公司交材料。

    美好的情人节,你却要给情人交材料。

    你忍不住抱怨李泽言不解风情,又瞧了瞧已经被你妥帖置放的礼物,认命地工作起来。

    街对面的店铺在办情人节活动,喜庆的音乐放了蛮大声,你被吵的无心工作,从抽屉里草草翻出两只耳塞戴上,世界才算清净了些。

    下午的材料你早有准备,只完善了一下就算是彻底妥当了,于是你干脆早早收拾好物什,出发去华锐。

    你在华锐已经是个传奇人物,从最初跑来和李泽言叫板到成功拿下投资,现在又晋升为总裁女朋友,再怎么低调朴素地去汇报工作也总是引起各路人士的打量和自发围观。

    你生来容易害羞,纵然自己心念千百遍的坦荡一点也还是一来华锐就局促不安。

    后来李泽言似乎不知在哪儿听说了什么,每次都叫魏谦下来接你,可是这样却显得更高调。

    你也不是没有试图挣扎过,可结局也总是以李总冷冷一瞥而告终。

    才刚开始恋情就这样被压迫,以后的生活没有光明啊。

    你听着耳边低声的议论,只觉得头疼。

    魏谦的消息途径效率很高,还没等你打上电梯,他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你来怎么不告诉我啊,李总一会儿又要发火了……”

    话筒那边魏谦滔滔不绝地说着,你嗯嗯啊啊应了两声就急中生智转移话题:“他在忙吗?”

    这时候你发问,总不会是关心一个无关人士的去处,魏谦勉强接过了你的话茬:“刚开完会。在办公室。”

    你应付两句就挂了电话,捧着两本文件夹熟门熟路往李泽言办公室走。

    临近年节,年终奖估计也发过了,员工们心情都很好,秘书问过了李泽言就对你放行,还甜着嗓音和你问好。

    你的眉梢也染上喜色,可进了办公室瞧见李泽言却忍不住逗弄他,念叨两句“秘书小姐姐可真好看”之类的。

    “阴阳怪气。”李泽言冲你挥挥手示意你站到他身边,你假装没看见,坐到他对面把文件夹往办公桌上一放再推向他,动作一气呵成。

    “李总,我是来汇报工作的。”

    李泽言眉间一紧,还是由着你来,也没有斥责你不按约定的时间过来。

    “不会打扰到你工作吧?”你讲得差不多了才后知后觉。

    李泽言很随意地向后一靠挑挑眉:“会。”

    还真是够直白。

    你不感声张自己的吐槽,小心翼翼地讨好他:“不然我出去等你?你把手头的东西忙完。”

    “你一来我就没法安心工作。”李泽言低低“哼”了一声,语气颇为无可奈何,“你就在这儿等我,很快就好。”

    这算是情话?

    你诧异地双手支起下巴:“李泽言?”

    “嗯?”

    “你发烧了吗?”

    “……闭嘴。”




    工作项目的正式汇报在年后的工作日,不过李泽言赏脸赐给你的“初审”评价还算可以,你也能安安心心过个年了。

    你很久没有这么轻松了,也没有太多心思如他所说的读书等他,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就开始神游。

    你的目光紧紧锁住李泽言批阅文件的身影,回想起最初来华锐找他时,你是无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有一天会坐在这个男人的办公室这样悠哉悠哉地等他下班的。

    这样说起来还有点惨兮兮,毕竟是除夕前一天,刚巧是个情人节,又是你的生日,你竟就这么乖乖听话,坐在这儿等他下班,尚且还不如没在一起时和朋友出去聚会自由,而且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件事。

    果然被压多了就习惯了吗?你斟酌了一下,似乎打从认识李泽言这个人,就在情不自禁跟随他了。

    想来他也是用心良苦,虽然常常不苟言笑,也不会说情话,一副孩子气的模样,但你好像越来越能懂得他心底最真实的想法了。

    “李泽言。”

    你等他的时候向来不急不吵,被叫的人有些好奇于你出声的缘由,投过来的视线温柔缱绻,以为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同他讲。

    “我喜欢你。”

    李泽言许久没说话,薄唇动了动复而抿紧,同你对视片刻就重新埋头于文件里。

    可你分明看见他嘴角勾起的微笑弧度在昭示他心情的上扬。

    “我也是。”

    过了很久,你听到他的回应。




    李泽言好歹是没有让你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等他太久。

    出了办公室你依旧如往常一般站在他半步远的位置,妥帖地少说话,只听他的安排就好。

    秘书小姐姐向你问候新年快乐的时候李泽言深深地瞥了她一眼。

    “啊,总裁也新年快乐。”

    李泽言简单地应了一声,你只以为是秘书只向你问好李泽言犯别扭了,仰着头问:“小姐姐只和我问好李总吃醋了?”

    李泽言略微低头看了你一眼,你没能心领神会,自顾自说下去:“你平时不都高冷不理人的吗?”

    “我只是觉得,”李泽言又放低些视线,习惯性把你的挎包接过去,然后又来十指交握牵你的手,“她们很懂事,年终奖下次可以多一点。”

    “嗯?”你一时没能明白。

    “笨蛋。”

    李泽言拉着你进了电梯,也不解释,你想把手抽出来,扯扯他的袖子: “包给我吧……在公司我……”

    “没事。”或许是李泽言在电梯里的原因,有一些想乘电梯的工作人员主动把脚步停在了电梯外。

    泛着冷色的门显出只有你嗯两个人的映像,李泽言突然倾身吻了吻你的唇隙。

    “怕什么,连我都是你的了。”

    你的面上“唰”地滚烫起来。




    七裂的枫叶你不知有什么特别的寓意,晚饭时你问起李泽言,对面的人依旧冷着面目,叫你自己搜。

    “ 花语是……嗯?对初恋仍念念不忘?”你升高语调,坏笑着质问他,“李泽言你想干什么?”

    “你是只能看见那一句吗?”李泽言帮你切好牛排的空隙还不忘瞪你一眼,“而且你就是我初恋,你说我想干什么?”

    你还是第一次听他提起感情史的问题,原以为能借机笑话他的疏漏,却不曾想把自己的英明搭了进去。

    “噢……那你为什么送七裂的?”

    李泽言把盘子推送到你手边,目光灼灼地望向你。

    “因为这样显得……思念多一些。”


评论(15)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