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绑画@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
谢谢你来看我♡

『全职bg』南北

♡双更,情人节快乐。歌词及题目来自江笙的翻唱《南北》

♡特别鸣谢仙女川 @双尾 提供梗给我。

♡有私设。想说的话都在后面。




000




    “去年的那树红叶如今芳菲又枯萎 ,愿你随信附来一枝梅。”




001




    苏沐橙被小巷口那家油纸伞店女主人绘伞面的手艺深深吸引,已经连续一月都跑去坐上整个白天。

    她是生在江南长在江南的温婉女子,眉目似画眼波生情,微微笑起来向哥哥撒个娇,能化掉整条街悄悄看她的男孩子的心。

    街坊邻居最是了解她偷偷藏起来的调皮性子,店主以为她不过是一时起意,热乎劲儿一过也就把好奇抛到脑后了,可她偏偏就去观察了一个月。

    她喜欢穿民国风的长裙,五六颗盘扣系起来也不麻烦,长长的裙摆一盖,走路的时候会被带起来,飘出格外好看的弧度。

    她正是即将十八岁那最好的年纪,懒散了就吵着哥哥给她编个简单的头发,勤快起来就自己挽起一个漂亮精致的发髻,叶修送给她的珍珠耳钉缀上,出现在街口的石子路上,就好像真的叫人感受到扑面而来一阵春风似的。

    油纸伞的店铺就数伞最多,摆在外面的就是制好的成伞,一把红一面蓝地交相辉映,苏沐橙总是吃过早饭就从来来往往的人流里几步飘进来,往店后身满是伞骨的里厅去。

    女主人向她许诺,等她生日的时候,送她一把油纸伞作为礼物,苏沐橙开开心心地捧着脸坐在矮凳上应了,唇角几乎要绽出一朵花来。

    她的生日不远了,可是偏偏临近过年,女主人又致歉说他们一家要初七才从乡间回来,礼物只能提前或者退后。

    苏沐橙也不在意,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捧着一大包零食糖果带给那家的小孩,作为油纸伞的谢礼。

    古朴的小镇每逢假期常来常往一些外地人,镇里崇尚热情好客,所以店铺几乎都是除夕前天中午才关。

    苏沐橙哼着歌蹦蹦跳跳地赶过去时刚巧赶上油纸伞店里年前的最后一单,正午的阳光太足,那个男子却温润冷清得很,沉稳地站在店里挑选,只看伞面的图案,也不问价格,只求寓意。

    店主在后面忙碌,只留七八岁的孩子陪着客人,偶尔也有被问住的时候,苏沐橙听女绘师讲的多了也能插上一两句,总能及时救场。

    男子回头瞧了她一眼,瞳仁沉得古玉似的,声音也十分好听:“能麻烦给我讲讲吗?”

    苏沐橙也不再没个正形地倚靠桌沿了,支支吾吾地回答道:“你想听可以,但我懂的都很浅。”

    “足够。”

    苏沐橙往前近了两步:“您送恋人吗?”

    男子坦然地回答:“算是吧。”

    苏沐橙得到答案,猜测是送给他心仪的对象,便很有分寸地挑了几把介绍起来,伞面的质地也能说稍稍上两句。

    “女孩子,一般都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听完也没有自己选择,反而征求起她的意见。

    苏沐橙哪里好答这种问题:“各有喜好吧。”

    男子也不再说话,仔细打量起那几把油纸伞来。

    “沐橙,给你的伞。”

    女主人很快拿着她的生日礼物出来了,向着苏沐橙撑开伞面:“看,你喜欢的青花图案。”

    苏沐橙兴冲冲道了谢,身后的男子也看了一圈,挑中了一把伞:“就这个吧。”

    他依旧没有询问价钱,也不似其他旅游者那样讨价还价,同苏沐橙前后脚踏出了店门。




002




    苏沐橙在除夕夜前的下午被苏沐秋推出门买茶叶。

    叶修来家里做客,拎来了不少鲜食和糕点,明明配冰凉可口的果汁最好了,她也想不通为何两个年轻人却偏爱苦涩的茶叶。

    小镇上最好的茶叶店是一位独身爷爷开的,除夕也不关门,大家都习惯了在年节买茶叶的时候给爷爷送点小年礼来。

    苏沐橙过完生日已经十八岁了,十几年的老街坊最是熟络,从小时她会走不久就被哥哥牵着出来玩,肉乎乎的小手突然一举,软嫩的嗓音叫一声“爷爷好”,就一定会得到糖果吃。

    爷爷也没有姓氏名字,大家都叫他茶爷爷。

    苏沐橙提起裙子的摆边就踏进了店里:“爷爷,过年好!我哥哥要买茶。”

    苏沐秋和叶修总是喝同一种茶,多少年口味不变,从她有记忆开始,苏沐秋每次来都只会说“爷爷,老样子”,苏沐橙也就懒得记名字。

    茶爷爷一边缓缓挪动着脚步翻找,一边和苏沐橙问候:“橙橙还穿裙子啊,过年,冷!”

    “不怕,爷爷,”苏沐橙的双臂往柜台上一叠,“今年不冷!”

    小女孩总是仗着年轻爱美就在里面草草套上两件衣服保暖便作罢,苏沐秋和叶修都劝不住她。

    茶爷爷和蔼地笑着给她包好茶,身后帮爷爷照看来喝茶客人的姐姐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您的茶。”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人在茶馆吗?

    苏沐橙颇为好奇地看过去,一眼便认出了那个男子。

    昨天在油纸伞的店里匆匆一面,但他还是过于耀眼了。

    “您们这儿的点心有什么长辈爱吃的吗?”

    姐姐捧着圆盘挨个点起来。

    “抱歉,”男子歉意地打断她,“我父母爱吃甜食。”

    平日里来茶馆吃糕点的都是长辈们,大多喜欢清淡些的,爱吃甜食的还是头一次见,小姐姐一下子愣住了。

    苏沐橙却挚爱甜食,张口就替她解了围。

    男子探寻的目光投过来,向苏沐橙点头致谢。

    “橙橙,你的茶。”

    “谢谢爷爷。”苏沐橙把钱和带来的水果放在柜台上,两三步就跑了出去。




003




    除夕夜放礼花是苏沐橙向来最期待的事,可苏沐秋今年有了女朋友,陪她到一半就接到了电话进了屋。

    苏沐橙“哼”了声,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门前的石阶上面对一大袋还没来得及点燃的仙女棒。

    估计这个电话要打好一会儿呢,耳边噼里啪啦的声音响着,苏沐橙不甘寂寞,决定一个人先放几支。

    “你一个人?”

    有点耳熟的声音响起,苏沐橙转头看去,那个男子从不远处走过来,一路踏着烟火的光。

    “好巧。”苏沐橙友好地同他打招呼。

    “这么晚,一个人很危险的。”男子又走近了些,侧脸偶尔被身后的烟火映亮。

    苏沐橙好笑地摇摇头:“你不了解这个镇子,不会的。”

    虽然眼前的是才谋面几次的陌生人,苏沐橙还是坚信他没有恶意,依旧是轻轻微笑着的样子,鬓边的碎发被夜里稍凉的风吹拂飞起。

    “你是来旅游的?”苏沐橙有些好奇,“一个人吗?一起放烟花?”

    这次反倒是轮到男子发问:“你不怕我是坏人?”

    苏沐橙的双眼弯成好看的月牙儿,语调瞬间可爱起来:“可能因为你生得好看吧。”说罢便把手里的两支仙女棒递过去,“要一起吗?”

    男子盯着她不定的发尾犹豫了片刻,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到她肩上:“谢谢。我叫喻文州。”

    “嗯,你好。”苏沐橙也不客气,扯扯外套的衣领把自己裹起来报上姓名,“我叫苏沐橙。”




    喻文州一个人来小镇旅游,苏沐橙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被他点燃的仙女棒,忍不住发问:“你怎么这个时候来旅游?”

    “和家人吵架,你信吗?”

    “不信。”苏沐橙很是笃定,“那天你还给父母买点心呢。”

    喻文州被她的答案弄笑:“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你呢?”

    苏沐橙也不追问,顺着他的问题回答,顺势装作很凶的表情:“哼,我哥哥陪女朋友去了。”

    “那父母呢?”

   苏沐橙的语气一下子低软下来: “去世很久啦。”

    “……抱歉。”

    喻文州见她手里的仙女棒渐渐暗下去,又给她从口袋里抽出几支,女孩儿在他旁边却不是很难过的样子:“没事的,都很多年了。没事的。”

    相对无言,他们的耳边一度只剩下新春别家的礼花声和大人孩子们的远处吵闹。

   还是苏沐橙先挑出新话题: “镇郊的风景很不错,你可以去看看,可惜周围有片红树在冬天都落叶了。镇子里更珍贵的都是古店古物之类的。”

    喻文州闻言点点头。

    又是过了一会儿,苏沐橙重新点起刚刚被喻文州递过来的仙女棒,小心翼翼地尝试点燃。

    喻文州见状接过她手里的火柴:“还是我来吧。”

    苏沐橙也没有推拒,把仙女棒偏向他了一点。

    “刚刚就想问了,你怕这个?”喻文州专注地点燃仙女棒。

    “小时候被烫到过,就一个小火星,可是还是疼。”

    许是提及不好的回忆,苏沐橙的声音又弱了些。

    “抱歉,好像一直在说惹你不高兴的事。”一向从容的喻文州也有些慌了,他悄悄动了动目光,瞧见了苏沐橙左手腕上的一个圆圆的小伤疤。

    他应该再敏锐一些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遇见这个女孩就总忍不住想了解更多,出的错漏也就更多。

    苏沐橙向他笑道:“没事的呀,都过去了。”




004




    镇子不大,大门户只有那几家。

    苏家的年节一直只靠苏沐秋一个人应酬来往,苏沐橙刚刚成年,被哥哥的羽翼保护得很好。可家里一吵闹,苏沐橙还是逃不过贪玩念头的把控,总是从后门跑出去,坐在那晚的石阶上举着把扇子哼着歌赏玩。

    她早已经习惯了每年坐到傍晚风凉时再回去的日子,可今年真的格外暖,苏沐橙跑出来跳格子,只等着到饭点时哥哥派人来唤她。

    最大的不同许就是喻文州了。

    苏沐橙发现这个人真是很合镇子的风格,明明穿着暗色的长外套,站在青石路上走过来却总是说不出的养眼好看。

    像日光似的,总叫人舒服得生出懒洋洋的心思。

    “我听茶馆的爷爷说,过两天是你的生日?”喻文州把手里的小口袋递给她,“镇子上的东西你见得多,我只好送你这个了。”

    是一条绣工优良的手绢,红蓝交织的纹路不像是出自小家之手。

    “不会是本来要送你喜欢的姑娘的吧?”苏沐橙想起那天他挑伞的情景,同喻文州开着玩笑。

    喻文州并不生气,无头无尾问了她一个问题:“你相信命运吗?”

    “嗯?”

    苏沐橙似懂非懂,捧着重新装好的礼盒疑惑地等待喻文州的后续。

    “沐橙,明天我就走了。”喻文州又开始一个崭新的话题,“如果你愿意,后天上午十点,来送送我吧。”




    喻文州从不相信命运,直到他在油纸伞的店里遇到苏沐橙。

    祖辈相信冥冥之中命定的缘分,后代传承意志后的姻缘里也都幸福美满,喻文州的孝心使他迫不得已带着母亲特意找人绣制的手绢被父母送上了列车。

    他心想,放松放松也好,古镇的生活总不会太过折腾复杂,他想给母亲挑一把上好的油纸伞作为纪念品,却在转身的瞬间瞧见披着阳光霞彩而立的苏沐橙。

    她就那样站着,自成一道风景,叫他一眼就入了迷。

    是她吧,就是她了。

    喻文州听着自己隆隆的心跳声,决定挑一把适合她的伞送给她。

    可她喜欢什么样的呢?

    喻文州听见她拿到的那把伞是她喜欢青花图案。

    总要送些不一样的东西吧。喻文州的余光里,她莞尔一笑的娇颜灿如春华,皎如秋月。那就是它吧。




005




    苏沐橙的心空了两天,连生日都没有过好,那一点点模糊微弱的苦意叫她心惊。

    喻文州还没有走,可她已经开始期待起再见到他的场景。

    那是一点点模糊微弱的,却已经萌生的爱意。

    苏沐橙头一次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能为他主动早起梳洗打扮,选上最明艳的红色长裙,还踩上了一双带着低跟的鞋。

    苏沐秋瞥见她急匆匆的背影,感慨着女孩大了总是留不住。

    喻文州还是那个冷然的样子,身旁立着黑色暗纹的行李箱,有几缕额发垂落下来。

    “你还会回来吗?”苏沐橙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半刻不歇地直奔主题。

    喻文州捏了捏她的耳垂:“大概会吧。”

    她没有名贵的礼物送他,只塞给他一张揉皱了了的纸条:“这个是我家的地址和我的联系方式。”

    继而又难为情地补充:“我喜欢古物和以前的来往方式,你如果嫌弃写信麻烦,就发短信给我吧。”

    喻文州把纸条妥帖收好,耐心地嘱咐:“除了我,不要再给别的陌生男人了。”

    苏沐橙红着耳朵答案,神情缱绻地目送他走。

    喻文州走出几步又忍不住回了头。

    明眸善睐,他爱极了她亮丽璀璨的样子。




006




    “去年的那树红叶如今芳菲又枯萎 ,愿你随信附来一枝梅。”




    苏沐橙提着行李奔下火车,手里的信被紧紧握住。

    “文州!”

    被叫出名字的男子挂断电话,苏沐橙口袋里刚刚响起的铃声也随之安静。

    “我跟着你的信一起来了!”苏沐橙扑到他的怀抱里,孩子气地扬了扬手里的信。

    “那红梅呢?”喻文州搂着她笑。

    苏沐橙低头给他看发髻间缀进的红梅发饰:“在这儿!”

    喻文州不禁把她抱个满怀。

    “对了文州,”苏沐橙推推他的胸膛,无辜的眼睛胡乱眨了两下,“之前不知道你的生日,礼物都没送你呢。”

    “那就补上。”

    “可是我又想了!你生日是10号,我是18号,那中间再过一个人情人节,会不会太紧凑了?”

    喻文州又把她拢紧了些,亲吻她的头发。




    “不会,刚好对半,刚好圆满。”




♡仙女川和我说,喻队沐橙的生日还有情人节,刚好是10.14.18,我几乎片刻没停就把之前想写的民国喻橙的梗翻出来了。

♡《南北》是首非常棒的歌,最初听就想用来写民国喻橙,可我不擅长考证,只好拟了一个古镇沐橙和她命定的喻文州。

♡歌曲是悲的,可我最写不得悲,他们那么好,就圆满一下吧。

♡按照苏沐橙18岁的日子来算的,喻队大她几岁已经工作的私设。苏沐秋未死。

评论(1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