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玖月灼尔

B站微博同名‖头像源自@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谢谢你来看我♡

[生贺]*毕生* 叶修视角

*毕生*系列是和阿凡的联文,这是叶修视角!感觉没有找错人!

霜雪满头-也算白首:

@Artemis玖月灼尔
答应了阿玖的生贺联文QWQ
苏沐橙视角请戳上面那位太太[所以说手机整不了链接好烦
我知道我有点赶写得又烂又短[土下座
算个生贺吧,叶神生快未来依然爱你!!!







苏沐橙的孩子都能开口吐出几个意义不明的音节时,叶修依然是叼着一根烟,玩儿着他的荣耀。

生活似乎就是这么平静无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什么变化。叶修退役也有几年了,年少时的张狂与热血,也…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
毕竟有些事情成了习惯,就会不知不觉融进了生命成了一部分。
荣耀之于他,也大抵如此。

能坚持同一件事情这么多年,叶修有时候想想也觉得自己还挺厉害的。
荣耀早就不只是游戏了。

当初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也没想过未来的路,没想过会遇见苏沐秋和苏沐橙,没想过会被相依为命的兄妹两个收留,没想过会成为朋友。

就好像没想过他和苏沐秋的缘分那么浅。

相处的时间太短,回忆的时间太长。

叶修一直觉得自己对生死看得挺淡的,又或者说,他觉得他是个男人,他应该看淡。

苏沐橙那时候是个十四五的小姑娘,笑起来总是像清风一样和煦,苏沐秋那时候是个十七八的少年,笑起来总是像太阳一样温暖。
他以老大自居,叼着几块钱一包的劣质烟,一副“我最大你们要听我的”的样子。

所以苏沐秋出门买可乐买烟,却再没能回来的时候,叶修也只能告诉自己,没关系。
他只能这么说,因为苏沐橙只有他能依靠。
他只能这么说,因为他也才只有十八岁,就第一次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他只能这么说,他可是他们的老大。


那时候时间过得太快。
一冠,二冠,三连冠。
每次捧起奖杯万众瞩目的时候,叶修还是会不可避免地想起苏沐秋。
怅然多过了悲伤。
不是不难过,只是怀念已经刻在了骨子里成了习惯。
很多事情,不能说,不能想,不能忘。
所以那天傍晚苏沐秋离开的背影就定格在叶修脑海中最深的地方。

叶修和苏沐橙不一样。
苏沐橙再也没有喝过碳酸饮料,叶修的烟却一根一根没断过。
怀念的方式不同罢了。

叶修一向沾床就睡,很少做梦,偶尔会梦到他们在租的屋里挤着一张小床睡得四仰八叉,苏沐橙脾气再好有时候都嫌弃他们。

梦醒了,叶修就觉得做做梦也挺好的,至少梦能圆很多遗憾,他之前还梦到苏沐秋搂着一个长得像如花的姑娘笑着介绍是他女朋友,叶修在梦里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当初还问过苏沐秋怎么这么放心就收留他,他家里可是有个漂亮妹妹。
苏沐秋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当即就一愣,然后说——喜欢荣耀的男生心地都不会太差?
叶修白了他一眼。
苏沐秋又急急补充了一句——我警告你啊,敢打我家沐橙的主意你就给我等着吧。
叶修又白了他一眼。他穿着围裙说这种话根本毫无压迫感。


后来,没什么人记得网游里联手祸害荣耀的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就连魏琛回忆起秋木苏都有些费劲。

很少有人知道秋木苏,只知道战神一叶之秋和他的却邪大杀四方,知道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的默契,却不知道沐雨橙风的主人本该是另一个少年。




叶修送苏沐橙出嫁的那天,天气晴朗,所有人都是满心的祝福,叶修忙里偷闲走了个神又想起了苏沐秋。
啧,自己亲妹妹出嫁都不能到场什么人啊。

苏沐橙在致词来宾的时候,笑得像个小姑娘——明媚又阳光。
“我有一个哥哥,荣耀玩儿得很好,拉尽联盟的仇恨。”
“我还有一个哥哥,荣耀玩儿得也很好,他还是个永远停在十八岁的混蛋。”

苏沐橙一直在笑,好像笑就能盖住所有的悲伤。
叶修习惯性摸摸兜,想起来烟被苏沐橙拿走了。

十八岁那年,叶修的荣耀刚刚开始,苏沐秋的荣耀戛然而止。




“啾…啾……”
小家伙鼓着嘴,脸都有点涨红了。
“是舅舅。”苏沐橙耐心地教着。

叶修眼角余光扫了扫两人,又转向电脑屏幕。
好友列表里,那个名字一直灰着。

苏沐秋,你小子够厉害啊,才十八岁就当舅舅了。

END

评论

热度(43)

  1. Oops玖月灼尔分一丁目赠我 转载了此文字
    *毕生*系列是和阿凡的联文,这是叶修视角!感觉没有找错人! 霜雪满头-也算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