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谢谢你来看我♡

*你听我说*

♡子龙哥哥和你的故事,苏苏苏。
♡各种不考证,依旧古风但史实无关,介意右转。
♡想说的依然在后面。

    赵子龙掀开你的红盖头时,眼里尽是笑意。
    你含羞不语,偷偷去拉他的袖口,两颊被烛光映得醉人。
    “我终于娶到你了。”

    在祈福的路上遇到变故的时候,是赵子龙帮了你。
    你是朝臣之女,父亲突发疾病,你便去了都城里最灵验的寺里祈福许愿。
    哪里想途中遇到一群混混起了争执,你躲闪不及,挤在人群里被推来推去,和丫鬟走散,又几乎几次要跌倒。
    你的肩膀撞在支起的竿子时,赵子龙从要倒下的车子边拉过了你,风车和面具哗啦啦地散了一地。
    你不觉得疼也不觉得怕,只是好像是有点慌了手脚,心跳快得脱了控制。
    他把你护在身后,直到赶来的巡城士兵解决了慌乱,这才转过身子面向你。
    “没事吧?”
    “没事,还要多谢赵将军。”
    彼时你们只匆匆见过这一面,你这才发现原来他人口中风姿飒爽的新晋少年将军,好像不像是单单被吹捧起来的。

    后来你父亲的献策施行可观,在家设宴,赵云自在受邀之列。
    那是你第二次见他,宴中应邀一舞的你,舞毕回首间刚好瞧见轻推厅门踏雪而来的他。
    灯火通明的大堂之上,你们对视几秒,还是他先拾了分寸,向你的父亲道了句雪大路滑,是晚辈迟了。
    你父亲是出了名的严苛,却好像偏爱他一点似的,表现得毫不在意。
    你入座他也入座,桌塌不是正对着,你却忍不住几次偷偷看他。
    期间还被发现了的丞相寻来做笑,对你父亲说女子温婉妙龄时,当嫁意气风发的好儿郎。

    后来你和赵云的婚事匆匆就这么定下了。
    你没什么不愿意,可还是觉着突然。
    你想他是个少将军,风头正胜,追人家的女子排了几条街,又哪里知道他是不是心甘情愿。
    你和丫鬟抱怨,却不巧被来找你的赵云听了去。

    那才是你们的第三次见面,不似第一次的解除困境,也不如第二次那美得几乎要一眼万年的场景,你尴尬极了,起身行礼,一脸好像被人捉住说了坏话的不自在神情。
    他却淡淡然然的,只问了一句在下只好奇,不知小姐是否愿意?
    愿意什么?
    许我终生,与我终老。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以为你会草草定下的,由不得自己的情缘就这么来了,以一种突兀而新奇的方式。
    你开始一边想着缘分居然一救一舞就给撞来了,一边给将要陪皇帝出巡的他秀香包,又因为分心被扎了许多次手指。
    他频频来看望你,一次送来发钗两次送来玉镯三次送来难得的上好寇丹,你也频频跑出去与他出游,一次湖边两次茶楼三次就是唱得最美的戏院。
    相处久了,他越发会迁就你,知道你喜欢清秀素气的东西,竟还去学了琴,说要只为你的舞奏上一曲,而你知道他喜欢武艺,悄悄跑去学骑马,摔了肩膀的时候才觉得原来初见时撞到竿子的那一下是真的不疼。
    后来临近出巡之日,出发前一天他来同你道别过,夜里你都已经准备就寝了,丫鬟却慌慌张张跑进来,说小姐,赵将军翻墙又来看你了。
    你披了件外衫匆匆赶出去,才开了房门他就身手矫捷地闪进来,支丫鬟出去关门,抱着你深深浅浅地呼吸。
    在下就是忍不住想来问一句,小姐是否愿意。
    愿意什么?
    等我回来立刻嫁进我的家门,为我煮茶,每日都听一遍我为你写好的一曲。

    你抱着他给你送来的琴谱翻来覆去地看了很多遍,竹简咯嗒咯嗒在你怀里响了很多天。
    出巡队伍回来的那天你换上了他最爱的浅绿色的衣裙,在大堂里跺来跺去,被丫鬟笑了几次真不像平日里那个稳重的小姐。
    他复了命就穿着那身朝服赶来,你没等他问候过你父母便匆匆跑了出去。
    “子龙!”
    人群里穿过千里万里的时间里,你不知道我说了多少次我好想你。

    你出嫁的时候,喜婆在你耳边叮嘱了很多事宜,你一一记了,想着一辈子就这么一次的仪式,一定要万无一失。
    轿子里的你听着外面的锣鼓声,袖子不知被捏皱又放开多少回。
    那头等我的人是子龙啊,我的赵将军。
    你被人扶着走出轿子,握上他的手时却猝不及防踩到了喜服的裙摆。
    “夫人,小心。”

    一拜天地,谢天地安排的缘分能让你我得以相遇。
    二拜高堂,谢高堂在上为我牵线许下终生的是你。
    夫妻对拜,谢万物平顺万事安好而你能在我身侧。
    送入洞房。
    “子龙,我终于嫁给你了。”

♡我要让空气充满恋爱的酸臭味。
♡405fo感谢。
♡旋转跳跃,闭眼吻我啊!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