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绑画@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
谢谢你来看我♡

*生来*(狗崽)

♡给茶罗的生贺,说好下午写可我一拖就过了日子QAQ
♡心心念念很久的第一篇阴阳师同人,可是觉得好平淡好平淡好平淡,没写出来感觉原谅我

    每个人都是生来孤独而脆弱的个体,式神也是。
    从被唤醒的那一刻开始,灵魂和肉体以纸片为媒介融合,来自于同一个魂体来源的他们四散到各个阴阳寮里,从此便背负了不同的命运。
    大天狗初到寥里时,还没有懂那么多。他不知道什么事生来高贵的血统,也不熟悉盈满血液的力量。
    他小小的,被姑获鸟抱在怀里送去给晴明看,在祝福声中长大。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只妖狐,算是巧合,晴明辛辛苦苦攒下的机会里,偏偏是他们一前一后紧挨着。

    妖狐也是个被很多人深爱着的式神,可他同大天狗一起来了之后,就没有那么受欢迎了。
    他偶尔会吮着手指去偷偷地看大天狗的身影,一直以初来时的模样看着大天狗进进出出,从和他一样的,一团小小的幼崽,长大成可以张开巨大羽翼飞上天的妖。
    妖狐心里是有些羡慕的,但他看着大天狗金光灿灿的御魂,更多的是觉得心里有着按耐不住的向往呢。
    大天狗大人的妖力得以发挥之后,不那么奶声奶气得可爱了,实实在在的是成了一只让人忍不住追随的大妖。
    妖狐看着暴击惊人的姑获鸟和大天狗彼此恭敬,他想,自己大抵是永远没有机会和大天狗大人并肩作战了。

    阴阳寮里很快来了下一批式神,被晴明格外宠爱的是和妖狐一样是SR的白狼。
    或者说,是源博雅喜欢那个大眼睛里满是坚毅的孩子,晴明便也对她对了一份关注。
    但是纵然晴明几次三番地来看小小的白狼,送来好吃的又让桃花妖照看她,先白狼一步被觉醒的却是妖狐。
    他被晴明叫去的时候他只当是晴明想着他好歹是个有人喜欢的SR,不觉醒不养着好歹也要安慰几句的,可没想到被带到屋子里,神乐就捧来一筐金灿灿的材料给他。
    他还是刚被召唤出来时小小的样子,呆呆地眨眨眼,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要踏上受宠的路了。
    妖狐觉得惊喜,但没有特别兴奋,说是期待很久的觉醒,其实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变了个模样而已。
    他出来的时候,还是被喂了白蛋的,觉醒又升星,他只觉得自己充满的力量,颇有些意气风发的意味。
    扇子握在手里,妖狐没走出多远便遇见了大天狗。
    庭院里的樱花树原本是桃花妖最爱的地方,大天狗来了之后就变成了他坐在树上,桃花妖坐在树下的情景。
    大天狗不吵有受人尊敬,想必桃花妖不讨厌他,但白狼来了之后,桃花妖带着她一起待在树下时,这三个式神总让人有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妖狐知道是自己胡思乱想了,他转身想离去,却不料大天狗猛然间竟回过头来。
    然后他便飞到了妖狐的身前。
    “给你的。”
    大天狗递过来一个锦囊,里面的东西无非就是给他的御魂。
    “多谢大天狗大人。”妖狐保持着书生般的谦逊模样,扇子抵在了下巴上。
    那边白狼闻声却跑了过来,拽着妖狐的衣角:“你觉醒啦?”
    妖狐没忍住摸她的头:“嗯,想必很快就是你了。”

    确实很快就是白狼了,大天狗来了之后寮里的实力更强,觉醒御魂刷得飞快,所以妖狐才很快就变了样,这妖狐觉醒了,白狼的觉醒和御魂总不会比之前更难刷了吧?
    妖狐只觉得每天战斗的日子真是比从前在寥里四处张望要强多了。
    从前结界里养的都是狗粮,他又不是个爱搭话的,就只好自己去找好玩的消磨时间,靠着看风景度日,如今他觉醒升星好不快活,晴明宠他,给他鬼火任他拿去赌博,反正有座敷童子和萤草在他是没有后顾之忧的,何况姑获鸟和大天狗完全够输出了嘛。
    但他觉得恣意是一码事,赌博不成慢慢不敢抢鬼火了又是另一码事。
    晴明要求不高,出门练级只求不翻车,但时间久了,妖狐力量不如大天狗,又频频二突,慢慢他也知道脸红起来。
    妖狐确确实实纠结了很久,关于要不要和晴明说不要鬼火之类的,但大天狗却先找上门来,告诉他还不错,你很靠得住。
    妖狐只觉得三个大问号跳出来停在头顶,你哪里觉得我靠得住啦?

    大天狗没有觉得妖狐哪里靠得住,可是他就是想让他过得随意一点,可以不用考虑那么多事。
    他是喜欢妖狐的,从一出生就看见躺在自己身侧的那个小狐狸开始。
    他们分明可以一起长大,一起走过最好的艳丽时光,但晴明不同意,寮里需要强者,便万事以他为先。
    所幸,晴明喜欢强者,但他对他的孩子们足够宽容。
    大天狗找到晴明和他讲,雷鼓不够,希望他能先觉醒妖狐的时候,晴明没有反对。他只是叹了口气,说了句我知道了。
    大天狗知道晴明是答应了,他也知道,晴明笃定了自己答应后,大天狗会怎么做。
    妖狐运气不好时差出去的伤害,大天狗都用暴击努力地弥补,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他害怕,如果妖狐一直都是那个小小的一团,会不会哪一天就被晴明选了去,做了谁的粮。
    他悄悄为妖狐担心,谁也不知道。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狼和妖琴师相继来到队伍里,妖琴师常常代替姑获鸟出战,但白狼却迟迟不来。
    妖狐跑去樱花树下找白狼,问她你可以用一击就超越我的吧?
    白狼却走过来摸他的头:“看来还是你比我小。”
    妖狐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开始在妖琴师的帮助下多了许多赌博的机会。
    他又跑去问妖琴师,说萤草抽一下的暴击有时候都比我的大招打掉的多诶。
    妖琴师的面具盖着半张脸:“风太大眼睛发涩的时候,除了闭眼,你还可以选择回头。”
    妖狐不觉得风刃出手时眼睛发涩,但在某次丢出无数风刃之后他希望得到表扬时转过身去看晴明,无意间却撞上大天狗微微眯着的眼。
    他突然就想起来很久之前大天狗刚刚觉醒的那天夜里,他路过樱花树下,大天狗问他觉得怎么样。
    好像从他说喜欢从前那套装扮之后,大天狗就再也没有换上过新装了吧。
    妖狐转过头去,妖琴师的技能落在自己身上,他起手又甩出去无数的风刃。

    每个人都是生来寂寞却温柔的个体,式神也是。
    恍然发觉你把温柔都给了我,那我是不是应该不再让你寂寞。

♡每个人都没有与生俱来的模样,所以希望你越来越好。
♡茶罗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