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绑画@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
谢谢你来看我♡

*晨昏*



♡旧文肖戴,几乎翻了个全新。

♡防撞梗,初发时间160527。有截图。

♡凌晨和深夜的上下两篇合二为一了。短文。




    世界上悲悲喜喜总不能样样求全,所以肖时钦走的时候,戴妍琦是努力微笑着的。

    并不是战队的每个人都来了,她混在送别的小部队中,暗地塞在他背包里又被她拿出来的信握在手里,说尽了她的舍不得。

    可戴妍琦终于还是没能把信交到肖时钦手里。

    不然又能怎么样呢?早就过了少女爱幻想的年纪,知道自己大概再没有为一段还朦胧着的感情大哭大闹的资格,暧昧不清的心彼此就这么远了,也没什么不好。

    肖时钦选择的是他应有的未来。

    面包车门被拉合,碰撞声将队尾的戴妍琦惊醒。

    “队长……以后会回来看我们吗?”

    有训练营的女孩子傻乎乎地问。

    戴妍琦垂掩眼帘,未出口的答案在唇边转了两圈被她吞咽了下去——以后只能在赛场上见他了。

    戴妍琦悲哀地发现,暗恋者的身份并没有为她带来任何便利,她还是和所有人一样,没有私下约见他的理由。

    她琦在宿舍里那张颇为宽敞的单人床上翻了个身,将揉皱的信展开在刚刚换过的床单上。

    素白的床单还散发着晒后的气味,没有褶皱一尘不染,戴妍琦瞧着首行那句“队长:”出了会儿神,伸手去拿柜子上的钢笔。

    戴妍琦趴在床角,信纸下没有硬物垫着,钢笔尖轻易戳破了纸页,在床单上洇出一小片深蓝色的墨迹。

    她划掉了那两个字,在旁边一笔一划地写上:“肖时钦:”。

    结尾那个冒号她点得很慎重,像是在完成一场特殊的仪式。

    “希望你一切都好。”

    戴妍琦轻声念完信的尾句,又抬手把“都”涂掉,改成了“更”。

    只要肖时钦好就行了。

    戴妍琦还算心满意足地想。

    可事不如人意,有采访不停找上肖时钦,镜头前他藏不住的苦笑还有偶尔问候时他简洁回复的“不必担心”,戴妍琦就知道他过得不快活,一点也不是他该有的儒雅带些潇洒的模样。

    她偷偷买过票去看他,熬过了暴雨导致的飞机延误五个小时,躲在嘉世附近的宾馆里住了两天,每每在一咬牙就能下定决心告诉肖时钦她来了的时候宣布放弃,向自己的软弱缴械投降。

    从前轻松日常的“嘿,队长”她再也不能说出口了,故作淡定的一句“我来看你啦”也可能话到嘴边就会变成“我好想你啊”。

    戴妍琦从没抱过肖时钦,却觉得自己能感知他心跳的节奏,体会他的苦,心疼他的所有叹息。

    最后她还是默默返程,没有偶像剧里说好的她勇敢他欣慰的开端,没有她纠结犹豫中等来他消息的展开,也没有她果断却痛苦地要走时,他突然出现叫住她的结局。

    戴妍琦上了飞机就哭了,她初中毕业后再没掉过眼泪的。

    肖时钦。

    她默默念着他的名字。

    肖时钦肖时钦肖时钦。

    我好想你。




    恍惚过了许久,戴妍琦捧着咖啡结束训练等外卖的一个寻常日子,兴欣成为了挑战赛冠军。

    她按了按键盘上那个“X”键,咖啡的热气熏得她眼睛疼,静悄悄退了订单回了宿舍。

    她以为都会过去的,比如她无疾而终的心动,比如肖时钦暗自较劲的执着。

    戴妍琦不再留意他的新闻,甚至刻意躲避,终于有一天她再也不主动找肖时钦,微博的特别关心分组从一个人到没有人。

    她以为按照肖时钦的能力,她尝试放下之后的时光里,除了赛场,肖时钦和戴妍琦的名字再没有相遇的机会了。

    肖时钦回来那天晚上,戴妍琦没能走出房门。

    她怕他觉得回到雷霆就意味着他是弱者,其实是不想见他们任何人的。倒是肖时钦坦坦荡荡看开了一切,熟门熟路地来敲门,通知她训练照旧,然后看她骤然委屈的脸,笑着揉她的长发。

    戴妍琦被肖时钦揽在怀里的一瞬间还分外清醒地骂自己:你个傻子,庸人自扰。

    所有事情一旦做了,其实就是那么简单。

    所以戴妍琦觉得难过或者委屈就直接抱着他大哭的习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之后很久,有人问起肖时钦恋爱感觉如何时,除了肆无忌惮也挺好之外,他没什么其他感悟。

    何必那么小心翼翼呢,喜欢我就来说啊,我也刚好喜欢你的话,就能直接宠你一辈子了。

    世界上悲悲喜喜总不能样样求全,你带我看最美好的世界我就还你最荡漾的繁星成片。

    所以不如做个交易吧,我带你看遍清晨,你带我领略黄昏。




    日夜更替,白首不离。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