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谢谢你来看我♡

〖天狼星Sirius〗『全职bg』《童话三十题之浮游沧海》(重修)


♡ @天狼星Sirius 16年的周练,系列和题目不是我的,归组织。

♡重修了一点。




    戴妍琦突然哭起来的时候,眼泪化成的珍珠噼里啪啦地滚了一地。

    周泽楷在旁边看着白色的珍珠弹落然后又滚出去,一脸的不知所措。

    “别哭。”他没了办法,去擦戴妍琦眼角的泪,却突兀地接了一手的珍珠,而戴妍琦听到他哄她,不成想哭声更胜。

    “周泽楷,你太过分了呜呜呜呜……”脚边的珍珠已快成了堆,被哭声惹来的楚云秀趴在门框边,好奇周泽楷到底做了什么。

    “本来我在吃冰糕的,本来都好久没吃了的,可他一叫醒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啊呜呜呜呜……”

    周泽楷捧着一把珍珠无辜地看向楚云秀,后者蹲在房间门口,忍不住笑弯了腰。

    “等你病好了,我领你去好不好?”

    戴妍琦委屈地瘪瘪嘴,嘀咕着算:“药还得喝三个月呢。”

    “到时候就是夏天了呀。”楚云秀眉眼弯弯,“夏天吃冰糕,不是正合适吗?”

    戴妍琦勉勉强强接受了,可似乎还有些不甘心,鼻间还是皱着的。

    周泽楷急匆匆附和,安慰她:“一定带你去。”继而又补充,“我也陪你去。”

    戴妍琦这才重新欢天喜地哼起歌来。




    戴妍琦是猝不及防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的,她的来路说不清道不明,连她自己也含糊不清。

    那天夜半时分楚云秀听到敲门声就去开了门,然后就看到戴妍琦坐在台阶上靠着墙睡得沉稳,发丝蹭上些青白的灰,侧脸就着月光,甜得就像她最爱吃的冰糕。

    彼时她十八岁,弟弟周泽楷十七,戴妍琦不知道自己多大,看着也就是正值十四五岁、纯真可人的少女。

    如今他们一起生活两年了,她话少的弟弟依旧拿捡来的傻女孩没有任何办法,而她和父母却知道有什么渐渐不一样了。

    比如戴妍琦越发离不开水,比如他们发现她的眼泪化成的珍珠原来都是上好的极品。

    楚云秀大致猜得到,戴妍琦来自于海里,是一条美人鱼,可每每看她笑起来就一副能灿烂死人的模样,又觉得她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天真烂漫,自由快活得让人羡慕。

    渐渐不一样的还有周泽楷,一如既往的耐心,但是他的眼神越发离不开戴妍琦。

    楚云秀也知道,她那十九岁没谈过恋爱的弟弟,化了春心了。

    但是她没能猜到,安安稳稳的日子,并没有多久。在那天戴妍琦的哭声响彻房间之后不久,他们收留戴妍琦的两年又八十五天,这个朴素的镇子发了洪水。

    那是一场声势浩大又令人绝望的天灾。

    白日里为生活奔波的人们听到天边传来的隆隆声,全部都好奇地向海之尽头张望。有孩子推开木窗,目睹那一条绵长的线翻滚出白色的泡沫,随着距离的推进越涨越高,惊讶地吵嚷:“好高的海墙!”

    家里人是一起跑出来的,沿路尽是人们的叫喊和树木房屋被摧毁的折断声。戴妍琦睡过觉的那个台阶,靠过的墙,随着古老的旧巷,被无情淹没在疯狂来袭的洪流里。

    但在避难地的帐篷里一觉醒来,楚云秀就找不到前一晚睡在她身边的戴妍琦了。

    她一个人去哪儿了呢?谁也不知道。楚云秀说担心也不担心,她知道戴妍琦长大了,走到哪里都不会饿死自己——她的眼泪很值钱。

    可她又怕戴妍琦不懂世俗被人骗了去,委屈起来该有多难过呢。

    戴妍琦那个傻姑娘。




    不知为何,洪水堪堪冲过镇子就很快就退了去。

    戴妍琦始终没有音讯。

    周泽楷带着空了一块的心,回到家也没整理一下自己,屋里屋外转了一圈没见到相见的人,孤零零坐在椅子上沉默着。

    他难过时习惯一个人消化,就像平时那样安静,不像戴妍琦不高兴了就吵吵闹闹,可楚云秀看在眼里一样窝心。

    周泽楷垂着头,眼帘被遮挡在一片阴影里,听不出是什么语气:“她病还没好……”

    也还没能再吃一次冰糕。

    楚云秀侧头看了看厨房里煮到一半就因洪水而从灶台翻下打碎的药罐,无可奈何地惴惴不安。

    天降的礼物,或许也只有天接走,他们都隐隐明白这个道理。

    楚云秀只好常去海边坐坐,她希望戴妍琦是回了大海,能现个身,让她能有机会问她一句是否安好。哪怕只有一句话的时间,让她能同戴妍琦讲一句,周泽楷也很想念你。

    但楚云秀一直没能等到她,周泽楷也是。

    就像身边的人慢慢忘记了戴妍琦的存在,周泽楷也是。

    五年之后周泽楷准备迎娶一个姑娘,懂事妥帖,温润得像江南的细雨,和戴妍琦全然不像。

    偶尔软声哭起来了,周泽楷也会去擦她的眼泪,下意识地做一个接住泪珠的动作,然后自己在那儿莫名其妙,姑娘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逗笑。

    楚云秀把自己藏起来的唯一一张戴妍琦的彩纸剪影,在婚礼前一天带去了海边,脆弱的剪影被轻轻一揉,就散碎在了风里,然后打着转儿跌落下去,随着水面的波痕浮浮沉沉。

    楚云秀光着脚踏进冰凉的水中,脚边的泡沫翻涌着,她一个晃神好似隐隐听见了哭声。

    远处母亲喊她回去的声音将别无他人的海岸显得格外空旷孤寂,她知道那是因为夜太静。就好像戴妍琦的哭声并没有那么响亮,而是因为当时他们离她太近。

    往回走的时候楚云秀想起小时候读过的童话。

    海的女儿爱上了王子,喝下毒药幻化双腿,变成哑巴最后还葬身大海。

    她也想起十八岁那年遇到戴妍琦的前一天,她和周泽楷借了邻居家的渔船,他划船安静地笑,她站在船上长裙飘飘唱渔歌。

    戴妍琦她可以说话,但是她是瞎子,无神的眼睛却能滚出的珍珠泪。

    楚云秀心想,海的女儿若死去,海神也要震怒的吧。

    母亲笑着牵过她的手,体贴地为她披上一件长衣,问:“你怎么又一个人跑来海边?”

    楚云秀闻言愣了愣,半晌才茫然地回身望了望那无际的海。




    “我好像做过一个梦,可我……有点想不起来了呢。”


评论(6)

热度(20)

  1. 回收电器玖哎呦回收电器玖哎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天狼星Sirius
    小重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