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器玖哎呦

B站及微博:Oops玖月灼尔‖头像源自@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谢谢你来看我♡

*酸甜*

♡写了4个多小时的 @某颗果子 的手冢×你点文!
♡我超努力了!

    手冢国光并不是个冰山脸。
    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距离你和他的初见已经过去了365天。
    整整一年。

    你从神奈川转学过来,和他一届,刚巧和乾一个班。
    青春学园的网球很厉害,你从立海大过来,常常听到这些消息并不意外。
    但你一直没有过于关注这些事,因为你爱好的是小提琴。

    你学了六年的小提琴,不算辜负自己的辛苦和与生俱来的天分,属于老师会经常夸奖你的那种学生。
    托你学了小提琴的福,你养出了一副好气质,偏爱浅色的衣服,原本就长得清清秀秀,说是站在那里就是一道的风景也不为过。
    直到你遇到手冢国光,你才觉得自己那么不耀眼。
    别人说你的位置是众星捧起的月亮,那手冢国光,就是太阳。
    你的太阳。

    你第一次见他是他作为学生会会长带你去教室。
    你去学校报道,而手冢国光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做活动的汇报,结束了工作老师也是顺口,就说手冢你熟悉学校你带她去吧。
    他就应了,你便在他的身后有些无措地跟着。
    他压了些步速,大概是为了照顾你,你觉得他还挺体贴的。
    “到了。”
    “谢谢你。”
    “不客气。”

    你赶在临近期末的时候转学过来,所幸立海大和青学的课程相差不多,你还跟得上。
    但你在立海大也算小半个名人,原本是要做下一届乐器社的社长的,突然转学,仿佛是理所应当地被人八卦。
    左不过是父亲换了更好的工作,也没什么好隐瞒,但你觉得有些遗憾。
    对于原来的家,原来的学校,原来的朋友,还是好舍不得。

    很快你就交到了新的好友,是个很热情的人,是在你之前不久从女子学校转学过来的。
    “那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转学?”
    “嗯……”被问的人想了想,“还是不瞒你吧,不二周助是我的青梅竹马,我喜欢他。”

    你羡慕她的坦诚和勇敢,看着她为喜欢的人欢呼加油也会替她开心。
    你开始正视起你向来讨厌的运动项目来,发觉你不喜欢的会流汗运动,原来这么振奋人心。
    从最初朋友一个人去网球场,渐渐变成了两个人一起去。
    后来她和不二周助修成正果,你还作为娘家人被邀请去吃饭。
    她只有你一个朋友,可不二周助的身后却站着网球部的所有人。
    “周助,这是我闺蜜,唯一的最好的朋友哦!”
    她这样介绍你。

    你很自然地就和网球部的人熟络起来,平时都是去球场看完训练后自己回家,现在陪闺蜜等到不二周助,开几句玩笑,还能和顺路的菊丸一起回家。
    之后不久就是期末考试,很不巧,你和手冢一个考场。
    你原本想考试后去青学的音乐教室看看的,却被手冢拦住,盛情邀请你去参加聚会。
    “什么聚会?”
    “不二说要一起聚一聚,叫你一起。”

    你其实有点怕手冢的严肃,还是去了,网球部的人和你的闺蜜和你,你只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席间你和她一起去洗手间,闺蜜一反常态,很严肃地问你:“很意外吗?”
    你知道她是问你邀请你一起来聚会的事,你没想隐瞒:“有点,感觉很突然。”
    “哪里突然。”闺蜜笑起来大大咧咧地揉你的头发,“大家都把你当成朋友了啊。”
    你这才恍然,原来是自己太封闭自己的心了,大家都带着善意。

    假期很快过去,新的学期迎来新的一批人,新的故事随之开启,你看着手冢为网球部所承受的一切,也看着青学终于赢得了全国大赛的总决赛。
    你看见了手冢国光微微上翘的唇角。
    闺蜜却没有看见,扑过来抱住你,呐喊着她的男友是冠军。

    大概是受了那群热血少年的影响,你开始变得开朗,努力把过去一板一眼的生活变得丰富。
    你开始跑步,添置暖色系的衣服,拉小提琴的时候也不再拘泥于乐谱,轻重缓急比从前的处理更加地随着心意,开心的时候也会肆意地笑,累的时候也会不顾形象地靠在闺蜜的肩头睡上一小会儿。
    你的父母鼓励你多多尝试,你便应下了圣诞节晚会的主持人邀请。

    四个人,两男两女两两一对,和你搭档的是手冢国光。
    对主持人稿的时候你们坐在一起,你长长的发丝就垂在他的手腕上,你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眉眼清俊,君子无双。
    心跳竟渐渐快了起来。

    圣诞晚会很成功,结束之后就已经是八点多了。
    没人和你顺路,有人起哄说要手冢送你回家。
    你很容易害羞,被闹得面红耳赤,想说可以自己回去,谁知道手冢居然先你一步开口,说我们走吧。
    你看着他拿起你的背包就走出门的身影,立刻就跟了出去。
    留在屋子里的全是惊讶的感叹。

    “我自己来吧?”你追上去想接过书包。
    手冢缓了缓步伐等你跑过来:“把围巾围好。”
    这个语气不算是训人吧,你在心里嘀咕,好像看起来他心情还不错。
    “麻烦你了,手冢君。”
    “不用。”

    那之后你和手冢国光越发熟悉起来,你作为外援指导偶尔去一去音乐部,路上经过网球部,见网球部的人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你和手冢国光渐渐有了一种特殊的默契,你开始敢在聚会时看着他镇压菊丸和桃城的打闹,帮着说两句好话缓和氛围,偶然间在图书馆遇到互相推荐书籍,又发现你们志同道合。
    两个人的接触渐渐多起来,你借我一本我买不到的书,我借你一张已经断货的CD,连闺蜜都说你们看起来像是相熟已久的伙伴。
    平平淡淡的日子就这么匆匆过流逝,转眼寒假也过去,开学不久却不知从何而起,某天突然传出手冢君喜欢你的流言。
    那个程度已经算是沸沸扬扬了,你很担心,向每个来八卦你的人都解释你们两个只是朋友。
    有人半开玩笑地问你,该不会是你喜欢手冢,自己传出去的流言吧?
    向来脾气很好的你却生气了,一言不发地就跑了出去。
    你第一次逃课了。

    “没有课?”
    彼时天气已经开始回温,但还是很冷,你靠着树一个人难受,身后却传出手冢国光的声音。
    “手冢君?”你诧异得很。
    “回去上课吧。”
    命令似的语气,可你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回去。
    他好像就是路过,说了句话就要往回走。
    你心慌起来,急忙叫住他解释:“手冢君!那个……那个流言不是我传出去的……对不起……”
    “我知道。”他头也没回,“不必道歉,我信你。”

    你还是没有回去上课,因为虽然解释过后心安了些,可是手冢的那句“我信你”却仿佛有更大的乱人心神的魔力。
    午休的时间你的闺蜜来找你,问你怎么看这件事。
    “肯定让手冢君为难了吧……”
    “傻瓜!”闺蜜拍你的肩膀笑话你,“我可提醒你哦!手冢君可是逃课出来看你的!”

    你有点明白闺蜜的意思,又不敢多想,带着满心的烦乱情绪吃了午饭回了班,收到了上午开玩笑的人的道歉。
    你反省自己,遇事太不冷静,想着既然是流言反正都会过去的,那就用时间冲淡它。
    但是手冢国光没给你这个机会。

    你想不去看网球部的训练,避几天风头,可是没赢过闺蜜的执着,被拉去了网球场。
    你以为会和平时一样,训练之后把她交到不二手上,还是和菊丸一起回家,可训练结束你才从看台上站起身,菊丸就已经向你挥挥手跑出球场了。
    随后有人提起了你的书包,你抬头,手冢国光栗色的发色映入你的眼帘。
    “走吧。”

    和圣诞晚会那晚有点像,你是留下一群起哄的人跑出来追手冢的。
    可你比那天还要心里没底。
    “手冢君……”
    你开了个头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要怎么问呢?菊丸干什么去了?你为什么送我?还是最直白地问你喜欢我吗?
    手冢一直没说话,好像是在等你问出来些什么,可你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快到车站,他突然停了下来,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直撞上他的后背。
    他看着你揉着被撞了的鼻尖,有点无奈的样子。
    手冢国光张了张嘴,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而是选择上前一步牵起了你的手。
    “这样够直白吗?”

    第二天你没去学校。
    不是你躲他,是你真的发烧了。
    可消息不知又怎么传得那么快,还是早自习的时间,网球部的人们关怀你的短信就陆陆续续都进来了。
    正经一点的是类似于“听说你病了,好好休息”,不正经的就以菊丸为首,长长的一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之后还接了句“你该不会是因为害羞吧!”这种话。
    看热闹就看热闹你还加个感叹号!
    你捧着手机生闷气,心想也不知道昨晚的事在学校的会传成什么样子,想着想着却突然笑起来,把脸埋到被子里。
    昨天,和手冢牵了手呢。

    你当然是喜欢手冢国光的。
    可能是他打网球的时的眼神太深邃,也可能是一直以来的接触里对你的照顾合适又有礼,又或许是他走在你前面为你挡住风雪的背影太坚定。
    你不知道这种心情是从何时开始的,你只知道你和他一起在图书馆读书时的安心是真的,怕他误会的恐惧是真的,他牵你手的喜悦也是真的。
    手冢国光。
    你又默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看了看手机里新进来的讯息。
    “生病了?晚上我去看你。”

    你吃了早饭又睡了一会儿就退烧了,在房间里收拾了一下,就开始翻来覆去地想和手冢国光的种种。
    晚上他要来看我。
    你想起这件事,一下子就从床上坐起来。
    你看了眼时间,还没到学校的午休。
    决定了,上学去!

    你是在午休过了一半的时候到的青学,可是你却没有直接去班级。
    谁也不知道你病没好全就一个人跑到学校来了,你的父母上了班,他们也不知道。
    你有点小小的期待,手冢看见你会不会很惊喜。
    你偷偷跑去了网球部,还没等找个隐蔽的位置看他们中午偷跑来打球的几个人是不是又在打闹,就在拐角处被撞了个正着。
    “哈哈,好巧。”你只好干笑。
    手冢却直接拉着你去了一旁。

    “病好了?”手冢国光依然是清冷的语气。
    “没……”你有些心虚,想给他个惊喜的勇气瞬时不见了,全都是怕被训斥的纠结。
    手冢叹了口气,问你为什么不继续好好休息。
    你有点委屈,以为是让他担心了,声音犹犹豫豫的,辩解的声音很低很低:“我就是,想见你……”
    然后是未曾预料的许久沉默。
    你偷偷抬头去看他的表情,然后意识到这个人鲜少有情绪上的表露的,继而只好又低下头等他开口。
    你只听他的语气柔和了很多。
    “我也想见你。”

    你和手冢的恋情谁也没有多加隐瞒,两个人都没有理会别人的态度,就这么在毕业考试前在一起了。
    早上他买好早餐去接你,中午的午餐是你亲手做的,然后晚上你练琴他打球,然后你提前去等他结束,再手拉手他送你回家。
    就算顺路菊丸也不愿意和你们一起走,说自己比灯泡还亮,闺蜜也说你们太像老夫老妻,和睦得感觉不用磨合。

    只有你自己知道。
    你看了看身旁还带些青涩的少年。
    “国光,我们一起直升青学高中部吧?”
    “好。”

    不是不用磨合,只是彼此都很迁就对方,摩擦才少了很多而已。
    你主动挽上他的手臂。

    “考试之后教我打网球吧?”
    “好。”

♡依旧HE!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好久没写网王相关啦!希望喜欢!

评论(1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