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玖月灼尔

B站微博同名‖头像源自@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谢谢你来看我♡

『男神x你』国家队全员都在谈恋爱之黄少天

♡和心肝儿  @玖玖家的虫世木 的世邀赛期间联文
♡终于写到我老公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个半夜写完早起修改的文

    一周后的比赛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准备阶段,你合上电脑,抬头看了下墙上滴答滴答走得欢快的表盘。
    又过凌晨了。
    你走到卧室,手脚都放得很轻,靠在门框处看床上的人。
    黄少天睡得很熟,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他睡觉从不搂着你,此刻你不在,他却牢牢抱着你的枕头。
    你突然觉得头疼,看来一会儿你还不能枕着自己的枕头睡觉了。

    你和黄少天同居有一段时间了,而你们的故事总结起来也不过一句粉丝成功睡了偶像。
    可你太知道了。
    你被闹钟吵醒,睡意朦胧间从沙发上支起身来,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时间是五点半。
    你又悄悄走到卧室门口去瞧,黄少天依然沉沉地睡着。
    如果不是自己死皮赖脸地追着,这个男孩现在绝不会属于你。

    比赛的那天黄少天因为世邀赛集训没有来,赛前他给你发短信,说你一定要加油,准备了这么多天,你是最棒的。
    你笑笑,回了个好就把手机关掉了,专心去重温比赛流程。
    直到比赛结果评估出来你都没有很紧张,没什么太大的失落,得了个第二名,你倒是心满意足。
    可临到要把手机开机了,你反倒开始发怵。
    好像是顺其自然,你简单的回复之后黄少天再没联系你,也没有询问比赛结果的消息进来。
    你站在赛场出口和导师笑着道别,目送他离开,仰望天空深呼吸。
    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你受过很多伤,比起遇到一丁点事就四处宣扬,你更喜欢一个人咬牙坚持。
    所以现在的你比从前勇敢很多,但也过于独立,这大概是你和黄少天不能很好磨合的原因之一。
    国家队出发那天你专程跑去送他,两个人分明很久没见,他一字一句地告诉你要照顾好自己,送完他要立刻回家,你专心听完,抬手摸摸他的发梢,只是安静地笑。
    他摸了摸你的发顶:“好吧,我知道你一定不用我担心。”

    你追世邀赛的直播到比赛的最终日,又考虑到他们会庆功,很体贴地没有打扰他。
    反正等回家了,一样也是要庆祝的,到时候再亲口对他说恭喜吧。
    可黄少天根本没有和你说回家的行程,直到你某天去完超市,拎着两大袋子果蔬到了家发现门没有反锁,才意识到住在这个屋子里的另一个人回来了。
    “你回来啦。”你进屋就看到了在客厅一个人看电视的他,“比赛我有看哦,恭喜了,世界冠军。”
    “三天了。”
    “嗯?什么?”你把菜都放到了冰箱里冷藏,不明所以。
    黄少天的声音里带着很浓重的怒气:“比完赛三天了,你一直没有联系我。”
    你走到茶几附近去倒水:“我比完赛你不也是没有找我吗。”
    “……你什么意思?”黄少天明显怔愣在那里。
    你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立刻解释:“不……我的意思是我想着等你回来一起庆祝的……”
    他脸色非常阴沉,你干脆也垂首不语,没有再为自己开脱。
    辩解什么呢,说是讲错话被误会,其实分明自己心里不满于他这样很久了。
    一言一行都扮演着沉稳温柔的角色,都是做给对方看的。
    “算了,黄少天……我们分手吧。”

    那不是问句,你说完他一直没有出声,你喝净杯里最后一滴水,拿起手边的钱包就去卧室收拾行李。
    你的日用品并不多,更多的是资料,刚结束的比赛耗费了你太多心力,他的书房里倒是有很多你的东西。
    你最后把电脑包塞进行李箱里,果决地就打算离开了,他却一步拦住你,恶狠狠地瞪着你握在门把上的手,他的双拳也紧紧攥着:“你想去哪儿?”
    想去哪儿?
    你仔细考虑了一下,你一直和他住在一起,回寝室要办手续,搞不好就得找个宾馆或者酒店住两天。
    “难道分手了我还不走吗?”
    “谁说要分手了?”
    黄少天几乎在对你吼,可你一点儿也不怕他,虽然他从在一起之后没有对你发过火,可他也少同你说什么温情脉脉的话,你并没觉得有什么可怕的。
    你只是觉得委屈:“不然呢?留在这儿看你脸色?”
    你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因为一开始你不是这样待他的,这种局面,都是他的选择。

    从你把他当成偶像开始,你就觉得那种心情不太对了。
    那时候他刚刚出道,微博粉丝不多,你和他在评论里有时还能聊个两句,你的私信他也常回,后来他越来越出名,但始终对于当初最早的一批粉丝仅剩的那几个都极好,像是朋友似的。
    你考到这里上大学,第一件事就是约他见面,他很高兴地就答应了,谁知一见面就聊得火热,顺手就存了各种联系方式。
    然后就是你对他的追求。

    确定对一个人喜欢的心意并不难,你不是什么迟钝的人,可他是。
    甚至黄少天还颇为束手束脚,每次见你都和你保持距离起来,还几次劝你,你这么优秀,会遇到更好的。
    你怎么会甘心自己的爱意被误解。
    后来……

    “黄少天,你答应我告白的那天你喝多了,你当时说会负责任,但其实你和我什么也没发生。”你咬咬牙,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现在不如都说清楚,你也不必有负担……其实我当时想解释的,可你打断我,说让我放心,一定会对我好的,都怪我鬼迷心窍。”
    都是你鬼迷心窍,怎么就觉得会和他日久生情,就这么默认他所说的负责任而在一起?
    你加倍对他的好都被他婉拒,他告诉你既然都在一起了就不必这样。
    后来你被拒绝惯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可这和相敬如宾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你又能怎么样呢。
    这都是黄少天的选择啊。

    你握着门把的手没有一点放松,你稳了稳心神,还是要走。
    黄少天的两只手很用力地抵住你的肩膀:“你不许走!”
    “凭什么你说不许就不许!”你也大声吼回去,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我都说了不要你负责了!那晚什么也没发生!你听不懂吗!黄少天,我过够这种日子了!”
    “……什……什么日子?”
    你盯着黄少天不知所措的双眼,一字一句讲给他听:“被你冷落,得不到爱的日子。”

    你原以为会是你余生一切光源的黄少天,其实根本不曾喜欢你。
    他只是不能容忍自己在醉酒时半夜来找你坏你名声,承担起作为一个男人该负的责任罢了。
    你意识到这点很久了,只是一直不肯承认。
    何苦呢……认清现实吧。
    你骤然想起小时候母亲拿着比30厘米还要长一点的铁格尺冲过来时的样子。
    ——你以为谁会真的喜欢你?!
    “左不过……都拿我当是拖油瓶吧。”
    你低低地哭起来,泪珠噼里啪啦往下掉,衣服的前襟很快就被打湿了。
    “混蛋……你们都是……”
    黄少天放轻手下的力度,神情慌乱:“不,你别哭,我没有……你别哭啊。”

    为什么不哭。
    你又怎么没有。
    “对不起,这么久以来,麻烦你了。”
    “你说什么呢?”黄少天匆忙捧着你的脸怜惜地帮你拭去泪水,“你别说胡话,别哭了。”
    你定定地看着他,视线里的他许久没有离你这样近了,带着点心疼的神色,上一次他这样好像还是四个月之前你忘记了生理期,疼得死去活来,他就趴在床边照顾你,陪你熬了一整夜。
    可就算如此,谈得上是爱吗?
    黄少天以为你冷静下来了,见你不说话,好言好语轻声哄你回客厅,可你直视他的眼睛,一点儿动摇也没有,固执地和他的力道抗衡。
    “你到底要干嘛。”黄少天真的拿你没了主意。
    “我想我说得很清楚了。”
    “我也说得很清楚了。”黄少天几乎是在咬着后槽牙,“我不同意分手。”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是你说的喜欢我!”他扶着你肩膀的手再度用力起来,“你喜欢我!我不准你离开我!”
    霸道无理厚颜无耻!
    你几乎要气得跳脚,可没成想他后面还有一句话等着你。
    “你又凭什么……让我喜欢上你之后就立刻放弃我?”
    是了。
    你立刻停止反抗,呆愣地问:“什,什么?”
    有碎发垂在他的前额,他深深低着头,你看不清他的神色:“别放弃我。”
    接着黄少天又缓缓抬起头来,眼里尽是委屈和无措:“好不好?”
    是了。
    你就是很容易被他挽留。

    行李箱孤零零地滞在门口,你和黄少天并肩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言,你因为他的“喜欢”而犹豫停留,被他带回客厅,才后知后觉自己还是太过爱他,才什么都带有期望。
    其实说不定,他还是不喜欢你,只是怕你就这么走了,传出去好像是他始乱终弃。
    “你不是有话要说吗?我既然没走成,你就干脆全部说完吧。”你看他仍在犹疑,索性先开口,“你快说,说完我好走。”
    “走什么,你往哪儿走……”黄少天下意识阻拦你,然后又觉得自己语气太凶,怕你生气,声调瞬间平和下来,“我没别的意思,我真不想分手。”
    你知道的,黄少天很懂你为什么这次要闹分手,你们两个之间的沟壑一年多都没有平复,反而越来越生疏,归根结底,其实并不是两个人都不愿意磨合。
    “对不起,一直以来,其实……”黄少天斟酌了很久,“我想不好怎么说,对不起。给我点时间好吗,明早我慢慢同你说?”
    你没有应。
    你心里知道这是他的缓兵之计,他不可能没想好的,这一年多以来你们的问题究竟在哪里,两个人其实都清楚得很。
    你打算站起身来离开,可转过头去和他交代自己的决定,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一个“好”字。
    真是该死。
    你看着黄少天瞬间明亮起来的眸子,在心里责骂自己。
    怎么就是改不掉看不得他难过的习惯呢。

    你原本是打算在沙发将就一晚的。
    你们同居也有小半年了,一直都睡在一张床上,比赛前几天你会在书房准备比赛到很晚,怕打扰他才在沙发上睡的,所幸你睡得晚起得早,黄少天好像也不曾发现。
    可你今晚实在是心里堵,都提了分手,话没说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同床了吧,虽然同床这小半年来你们什么也没做。
    还真是别提了。
    你自嘲地笑笑,刷牙的手渐渐就停了下来。
    交往这一年多里,别说接吻拥抱,你们甚至连牵手都没有过。

    你最后还是在床上睡的,黄少天去了沙发那里。
    他买这个房子是为了自己住,于是只留了一个房间做卧室,另一个很果断地装修成了书房,大概也想不到交了女朋友同居之后会有不同床的日子,所以你住进来之后也没有动。
    黄少天毫无怨言地让你占了卧室,可你抱着被子把自己裹紧了,心里不禁担忧起来。
    那家伙很认床,今晚怕是睡不好。
    你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乱糟糟的,想着他的睡眠质量,还隐隐猜测明天的你们会面对一个怎样的结局。
    然后卧室的门突然就响了,你立刻闭上了双眼。
    来人的脚步声很轻,你熟悉的呼吸声也越来越近。
    “睡了啊……”黄少天趴在你床边确认了一下,轻轻叹气,“也好。”
    好什么?
    黄少天好像是想来和你坦白什么的,可你装睡,他所有的话都只能留在心里明天再和你讲,你等不及明天,他轻轻吻了吻你的额头起身要走,你只能把他叫住。
    “那个……我醒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黑暗里你看不清他的表情,可他的话却让你心软下来,你半支起身来,拍拍身旁空下的半张床:“进来睡吧。”
    他不大确定的声音响起来:“真的?”
    “不来算了。”你重新躺下。
    黄少天立刻就去沙发那里捧来被子,急匆匆在你身边躺好,一切重归寂静时,他的呼吸声就在你耳边,一切都好像有点不真实。
    好像已经特别久了,你睡得早,他战队的事忙到深夜,或者外出比赛根本不在家,好不容易轮到你熬夜,他又为了世邀赛出去集训,只在家里睡得那一夜,你还是在沙发上将就的。
    究竟是有多久了,上一次听见他在你耳边,在你身侧,听他入睡的机会。
    你背对着他,忍不住鼻头一酸,身后的人不知怎么就有感应似的,伸手搂你入怀。
    “别哭,对不起。”
    他又在道歉,你要的本不是这个结局,他这样一来你反而更窝心。
    “你听我说,其实从前的夜里,我都是这样抱着你睡的。”

    其实从前的夜里,黄少天都是这样抱着你睡的,所以他养成了睡觉必须抱着什么的习惯,你不在了就是你的枕头,可他向来起得早,所以你都不知道。
    他喜欢你,这是没什么好犹豫就可以得出的答案,你们在一起之后不久他就清楚了,可奈何一直没有机会对你说。
    黄少天不想很突兀地就告诉你,我喜欢上你了,让你觉得过去的日子都是他为了负责任才做的决定,他怕你多想,所以就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你知道。
    “可你又不同我吵架……每天都对我很好。”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对你好?”
    黄少天向你靠近了些,把头埋在你脖颈处:“我不想你那样费心力地讨好我,我很心疼。”
    你曾经为了讨他欢心,在他生日的时候拖着发烧的身体跑出去很远去给他买他钟爱的那家烧麦,也曾经为了给他烧鱼,不小心在处理鱼的时候被翻跳挣扎的鱼惊到,刀尖划破了手指。
    “我全看在眼里,可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不要这么做了,我已经很喜欢你。”
    你突然觉得劲部一凉。
    黄少天好像是哭了,陈述也断了下来,他抱着你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那后来呢?”你主动开口探求后续。
    “后来你比赛,我听说了是第二名,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对不起,真的,我好像一遇到你就会特别笨,我不知道怎么安慰辛苦准备了那么久的你。”
    黄少天整个晚上都在向你道歉,你仔细想了想,好像很多事都怪不得他。
    “我也有错,”你沉吟,“世邀赛我是真的想让你放松几天的,可又忍不住在意你不曾找我的事……”
    “别说了。”
    黄少天带着些鼻音打断你,双臂又用了些力,几乎把你揉进怀里。
    “留下来,好不好?不要分手。”
    你拍了拍他停在你腰间的手:“好,不要分手。”
    你翻过身去面对着他,果不其然他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水,黄少天觉得丢脸,草草抹了一把,又把你的头往胸膛按。

    那晚你们都睡得很安稳,第二天依旧是他比你起得早,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揉揉眼睛清醒了一会儿你才想起昨晚的事,立刻就跑出卧室去察看情况。
    正巧黄少天刚买完早餐回来,招呼你洗漱出来吃东西:“我买了你最爱吃的豆浆油条,快洗漱去,一会儿凉了就不好了。”
    你偷偷弯起唇角,慢悠悠地往洗手间挪,转而又听见他的话。
    “对了你过两天生理期,我刚才看了,冰箱里还有三根冰淇淋,你不许偷吃不许偷买!”
    你的唇角瞬间没了弧度:“小气鬼!”
    然后你听着黄少天喋喋不休地说着这是为你好的话,轻轻把洗手间的门关上。
    幸好,好像他昨晚说的话……都是真的。

    你们算是解开了心结,可新的生活总是没那么顺利,在不知是第几次因为榴莲千层还是黑森林蛋糕哪一个更好吃争辩不休之后,你“哼”了一声,抱着肩膀往沙发上一坐,给黄少天下最后通牒:“我不要理你了!”
    “别呀媳妇儿,好说好说,榴莲的好吃还不行吗。”黄少天立刻妥协。
    你嘟着嘴没理他,他就笑着把你往他怀里拉:“媳妇儿,真生气了?”
    你只不过吓唬吓唬黄少天,可他这么把你往怀里带,你却骤然发现好像他特别喜欢抱着你。
    黄少天终于把你安稳地放到了大腿上牢牢圈在怀里。
    “黄少天,你上辈子是树袋熊吗?”
    “嗯?”他明显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戳戳他的鼻尖:“你怎么这么喜欢抱人的?”
    黄少天没想到你会突然这么问,晃了下神才“嘿嘿”地笑起来,两颗小虎牙可爱得不像话:“因为这样我们的心离得最近呐。”
    你看了看你们俩的胸口,好像确实是,你刚想夸他会说情话,就发现那家伙也盯着你胸口看。
    “喂你!看哪儿呢!”
    黄少天鼓着腮,眼神有点可怜:“唔,媳妇儿……想离你的心更近一点。”
    “嗯?啊喂!你……你松手呀!”

    “你先告诉我,明明一句喜欢就可以留住我,你怎么想到夜袭的?”
    “你不能因为我太强就觉得我那天就是居心叵测……好吧,我只是想把误会彻底解开而已,只喜欢你,我怕你不信。”
    “……我只是不信你那天没有居心叵测,分明后来抱着我都……硬了。”
    “其实媳妇儿……我从前的每晚抱着你……都硬……”
    很好,今天的黄少天也要被赶去睡沙发了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别问我下一篇什么时候写,更新随缘呗!

评论(54)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