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玖月灼尔

B站微博同名‖头像源自@菜刀笑馄钝‖背景源自@双尾‖合集封面源自我闺蜜@之絮‖谢谢你来看我♡

『恋与乙女』是天派我来看你,这就叫命中注定


♡给 @小猪风霜 的贺文。白起。我都不知道拖欠了几个月了。

♡借用了🐙太太的近两年前的穿越梗,由于太太大号博客主页删除,小号未入圈,所以只做标注。已授权。




[1]




    睁开眼睛是有些陌生的天花板,你眨眨眼缓神片刻,下意识挪动了一下。

    好在白起还在,他的手臂半搂着你,你松了口气,拉紧胸前的被子,转动眼神去瞧白起的脸。

    床头的闹钟滴答滴答地响着,你的身体却几乎瞬间就僵住了。

    “……白起?”

    白起被你惊诧的声音唤醒,勉强撑开眼睛,看起来颇有些无害的样子,迷迷糊糊应道:“嗯?”

    然后他也愣住了。

    “你……”白起的话堪堪刹在嘴边。

    是的,你们在面对着一个谁都想不清,也都不曾预料的境况。

    现在和你盖着同一个被子的,眼睛里满是欲言又止的,正在试图减轻手臂压在你身上重量的,明明就是高中那个看起来凶巴巴的学长。




    此刻还身为几年前的“你”的高中学长白起家里并没有你的衣物,白起挑挑捡捡选了件很宽松的深色半袖给你,红着耳尖背过脸拿给你,让你先套一下。

    你把自己裹紧在被子里,伸手抓住他递过来的半袖,在他匆匆忙忙整理自己的时候问:“你要去哪儿……”

    “……给你买衣服。”虽然背后是自己喜欢着的女孩,但秉承非礼勿视的选择,白起还是选择避一避,先解决掉你衣着的问题才好。

    你捏起一小块衣角摆弄起来,声音低低的,装作是随口一问:“那你知道我穿多大码吗?”

    最基本的问题却问住了白起,他身形一僵,犹犹豫豫侧些头,又突然转回去了。

    明明已经和白起有了肌肤之亲,甚至婚期就在不久之后了,可乍一见到少年白起略显青涩的脸庞,你还是不由得别扭起来,总有种仿佛自己觊觎眼前这个少年油然而生的罪恶感。

    少年白起想必是一样。

    你害羞是因为脸皮薄,这时候的白起尚且是个没沾过荤腥的纯情大男孩,喜欢的女孩变成多年之后的模样从天而降,不着寸缕地出现在他的床上,还口口声声“我们都要结婚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怎么想怎么匪夷所思吧。

    你见他一副想确认你的身材又不敢正眼看的样子笑出声来:“我比高中又长了三厘米,不过还是穿S到M码的。”

    “知道了。”白起挠挠头回应着,抓起外套和桌上的钥匙准备出门。

    “哦还有……我穿……80B……”

    那串钥匙带出的哗啦啦的声响停顿了两秒,在你的余光里,白起似乎是绊了个趔趄才匆匆出门。




[2]




    白起睁开澈亮的眼睛,低头亲吻蜷在他怀里的人儿的发顶,可是这个拥抱的触感有些奇怪,白起微微调整角度,这才发现你穿着颇为可爱的睡衣。

    他不由得思考起来,似乎你们定下婚期同居之后,因为成套的睡衣不方便脱,你已经把居家服几乎都换成了睡裙,那么你身上这一套是什么时候买的呢?

    发呆的功夫白起又习惯性摸你的手腕。

    他送你的银杏手链不见了。

    可能你半夜醒过,觉得不太方便就摘掉了吧。

    你没有给白起太多胡思乱想的机会,你湿糯着嗓音悠悠醒来,抬头和他对视上的一刹那只听:

    “啊——!!!学!学长……???!!!”

    白起被吓了一跳,惊魂未定的时候才发现你好像变了点样子。

    脸还带些没有褪全的婴儿肥,也还没有打耳洞,而且还要更瘦一点,分明就是高中那时他初识的你。

    “你怎么……?”白起对于形容这个场景犯了难,他现在该怎么解释你们的关系?

    “这是哪儿啊?”你一边拽着被子往后缩退,一边打量起这个从未来过的卧室。

    白起也很头疼,眉间出现些熨不开的褶皱,手指插进发丝里顺了顺:“我们的婚房。”

    “婚房?”你下意识重复了一遍,重新看向白起。由于你将被子扯去大半,白起的上半身直直撞入你的眼帘,你这才后知后觉,视线颤巍巍地避开,“学长你……你没……”

    “啊。”白起也反应过来,怕吓到你,深觉不妥,嘱咐道,“你先闭眼睛。”

    你格外听话,耳畔很快传来细碎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么多年你虽然长了个子还瘦了些,但所幸衣服的尺码没怎么变,不过你瞧了瞧穿衣镜里的自己,不由得好奇多年之后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

    还能和高中有名的白起学长在一起并决定走向白头,看起来似乎是个蛮了不得的人。

    不过……

    你低头静视少顷,忍不住托了一下胸下的位置。

    穿起来好像还有点大。还好,除了身高,胸部也更让人满意了。

    你骤然垂下手臂,双手狠狠夹住两颊,脸上开始发热。

    “我这是在犯什么蠢啊,好丢脸。”

    你叹气,重新打起精神,走出了卧室。




   [3]




    白起是第一次给女孩买这些东西,他刚回来的时候拎着几个大大小小的纸袋,准备了差不多三四套衣服给你,不过看起来并不像是他本人的审美。

    “你给我挑的吗?”

    “不是,柜员帮着选的。”白起摸摸鼻子,瞥见你大大咧咧跪在床沿,对你来说过于宽大的半袖几乎要露出你整个肩头,他已经不敢再往下扫了,“你快换上试试。”

    你小声嘀咕:“就知道……”

    “什么?”

    “没什么,你快出去啦。”

    白起亲自挑中的最好看的东西大抵就是那条银杏手链了,你一直随身戴着,也一起带来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估计白起也感受不到你的存在了吧,毕竟隔着非科学可说明的时间和世界。

    衣服刚好合身,可少年白起家也没有木梳,你草草拢好头发就作罢,简单洗漱就出了卧室,只见白起正在厨房忙着热东西。

    “你在做早饭?”你只记得白起和你提到的旧年岁里他都是吃泡面打发的。

    少年拿出恰巧温好的粥和包子:“刚才买的。”

    白起端着盘子,落在你身上的那眼神诉说着他的欲言又止。

    是觉得让你吃泡面会委屈你吧。你突然坚信不论是哪个白起,都是你可以依靠的。

    “谢谢。”

    你想抱抱他再亲亲他的脸,可潜意识让你除了道谢什么也没有做。

    ——就算是同一个人,还是有种出轨的诡异感呢。




    买来的早餐很合你的胃口,但你始终心不在焉,在琢磨回去的方法。

    寻找回家的途径挺艰难的,尤其是在你想尽量瞒住少年白起的情况下进行这项工作的前提下。

    白起好歹是个独立有主见的人,一个人走得久了,也就生出些别人不能效仿的细致,所以好像被看出来你有快掩藏不住的心事并不是什么应该令人意外的事。

    “你看起来很急。”白起上下瞄了你一眼。

    你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你是怕回不去,可遇见还处于单恋时期的白起,你也是有很多的话想问他的。

    “那你问。”白起语气坦然地同意,可十指却交叉在一起不停地打开又并合,透出紧张局促。

    你试图安抚他,寻了个稍微轻松些的话题:“不如说说你为什么喜欢我?”

    你以为少年白起会害羞地想一会儿,继而妥帖认真地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交代给你完整的心动经过,可他却出乎意料地笑了笑。

    “这个问题可太难了。”

    少年白起与你对视的眼瞳熠熠生辉,闪出一片璀璨好看的光亮。




[4]




    装修的风格是你很喜欢的偏欧式,很低调的样子,特别温馨且让人有安全感。

    就算知道了这是属于你和白起两个人的婚房你也难免束手束脚,厨房的拉门紧闭着,只能透过玻璃捕捉到白起映在地上的一片影子。

    这样站着实在太傻,你只好落座在沙发上等待白起。

    他是和面的香味一起出来的,你确实饿了,所以比起白起,香气连带碗筷的碰撞声响更加的吸引你。

    “饿了吧,来吃饭。”白起招呼你坐过去。

    你依旧是乖乖坐过去了,接过白起递给你的汤匙道谢:“谢谢学长。”

    白起轻轻笑笑,就坐到你对面,眼神深邃得像是要把你吸进去,让你更加坐立不安。

    “学长怎么总看我?”未婚夫妻之间这么甜腻的吗?

    “没什么。”白起又深深盯了你一会儿,也拿起筷子,“只是很久没听你叫我学长了。”

    “那我都怎么叫你?”

    白起唇角的弧度逐渐勾深:“你偶尔会叫我特警哥哥。”

    “学长做了特警吗?”你顿时感到惊奇。

    “嗯。”白起点点头,催促你吃早餐,“快吃吧,不要等凉了。”




    纵然你还是个对爱情懵懵懂懂的高中生,白起对你的爱还是能被看出来的。

    又或者更确切地说,那是心能深深体会到的。

    从体贴地为你换上新的牙具和毛巾到为你煮早餐,再从单独为你衣橱里你的衣服占掉大半的空间到应了你的要求买了情侣毛巾,却顺从地被你选走了蓝色而用着粉色的那一条。

    “学长,能和我说说那个‘我’是什么样子的吗?”

    白起想都没想:“很好。”

    “唔……”这算是什么答案呀,听起来挺敷衍的。还是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自己没体会过所以也理解不了?

    白起看见你的眉目不加掩饰地纠结成一团,不由得向你解释:“就是太好了,我嘴笨说不出来。总之你就保持这个样子,就很好。”

    “真的吗?”

    “当然。”白起再次不假思索,“我一直都喜欢。”

    大概是因为那个多年以后的你已经彻底走到他面前选择牵起他的手了,白起索性也不吝啬于分享他的心迹,大大方方同你坦白,反倒是你这个提问的人羞红了脸。

    好想问问学长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啊,会不会被认为是不知羞呢?

    你想了想只好作罢,耳根的皮肤却烫红着,烧起一片绯色。

    你却没想到白起又追加了一句。

    “能追到你,是我一直都不敢想的。”




[5]




    气氛一直没能得到缓和,面面相觑中你无意间透过茶几的玻璃瞧见了某张照片的一角。

    不知道整个的场景,可没被遮挡的画面太过眼熟,你歪着头瞧了瞧,忍不住指指照片:“这个我能看看吗?”

    白起刹那支吾起来:“那……那个……”

    “不行么?抱歉,那算了。”你收回手指,重新坐好。

    “也不是……”白起捂着脸迟疑许久,“你之前说,你要和之后的我结婚了?”

    你肯定道:“是的,婚礼在两个月后。”

    白起咳了两声,又有点吞吞吐吐:“……那你看吧。”

    “可以吗?”

    你看到少年白起垂首默许。

    照片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只不过那是白起藏了太久的心思,乍一被本人撞破,白起少年时的难为情本质就开始作祟。

    如果你来到了几年前,那么不出意外的话,照片上的这个弹着琴的女孩此刻应该代替你陪在你的未婚夫白起身边,可能会有对学长白起的本能畏惧,也可能由于好奇心探究起那边的生活来。

    ——是的,照片上的人是你。

    白起高中暗恋你的事他也曾和你提起过,不过他甚是不解风情,总是花前月下时听你问起,就草草应付两句,然后抱紧你转移话题。

    所以你可以说是对于这件事的结果很清楚,但却探听不到更多的过程。

    太久的沉默终于被打破。

    “能和我说说么?”你抚摸过照片的表面,明明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却一丝折痕也没有,“你喜欢我的事。”




    少年白起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全都给了你。

    “你是说真的吗?”

    挺沉稳的一个人现在面对着你敞开心扉,还是好像孩子一样不安地一直摩挲指尖。

    “是,我从没有过那种感觉。”白起说,“那之后就一直想见你,凡事想到你,就会变得很有力量。”

    你不知何时控制了自己的呼吸,意识到的时候悄然松开,可心里没能如释重负。

    “我不知道你承担过这些……哪怕我问起,你都从没和我说过。”

    “他没有告诉你吗?”白起愣了一下,随后又仔细斟酌道,“他可能是对的……我还是太草率了。”

    这怎么能怪他。

    明明两个人已经决定共度余生了,是你想去了解他,想去触碰他,想替他分担更多,可现在你都知道了白起的过去和寂寞,最终还是导致了他的自责。

    “没关系的……”你收住了话头,口拙于如何继续安慰他。

    略小的客厅里再次陷入沉静,你叹息着缩靠回沙发,突然手腕上传来凉意。

    银杏叶手链发出点点的光芒,你的手臂也变得透明起来。

    “嗯,我想也是没关系的。”白起却似乎想通了什么,眼睛里流露出一些宽慰和安定,“这么想来,他是真的把你照顾得很好。”

    那就是他了。

    白起发觉了你的变化,向你靠近了些,流转的视线停落在你中指款式朴素的戒指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日月和四季都在更替,他也逐渐成熟,可以保护你,清楚怎样让你安心,明白如何叫你信任。

    毕竟你是他绝境里的希望,也终于成为了他生命里长明的光。




[6]




    白起早就是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可靠男人了,对于高中时还单纯没有戒心的你来讲或许是件好事,你拉着他问东问西,虽然他鲜少透露过多的其他讯息给你,可你们间的趣事就足够令你听到入迷。

    不过说到底都是要亲自经历的,或许这也是白起不肯把过程细致地全盘托出的缘故。

    讲来听的那叫故事,你面对的那叫未来。

    你慢慢听累了,也不似最初一般兴致勃勃,不禁趴在桌子上感慨:“真好奇那个我是怎么样一个人啊。”

    你支着下巴眨巴眨巴眼睛,向往的神情一目了然。

    “你就是你。该体验的都不会错过,留不住的也始终在匆匆向前。”

    大道理的字面意思你都明白,可是又怎么会真的听懂,你歪头想了一会儿,奇怪的念头压不住地往上涌。

    “那学长,你是怎么追到那个我的?”

    自从你醒来,白起就没有回避过你哪个问题,可这明明应该最不会被搁浅的问题却半天没叫你等来下文。




    白起回想起你答应他告白的那天,不算风和日丽,也没有阴雨连绵,只是最寻常他送你下班的一个傍晚,他站在你身后为你挡去秋天微凉的风,你骤然转过身来,险些撞上他的胸膛。

    「白起,你喜欢我吗?」

    「如果是肯定的回答,那么直接拥抱我吧。」

    白起还记得你的额发被风微微带起,身后的火烧云映着勾勒出你绝美的轮廓,耀眼到做了他世界里那独一无二的不落太阳。

    白起将自己从回忆里抽离出来,而你诧异慌张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同他说:“学长,我们可能要道别了。”

    此刻是要道别了,但从这一刻起,我们拥有的,都是以后。

    白起从你对面的座位走到你身边,手绕过你身后,小心翼翼搭在你肩头。

    “保护好自己,还有,相信我。”

    白起又想起来你总是嗔怪他审美水平不高,你却不知道,他这一生最得意的,莫过于横跨千山万水的大千世界里,一眼便爱上了你。




[7]




    温暖日光里两个你渐渐熟睡在两个同样温暖的怀抱里。




    “能遇到你,就是天赐的礼物。”




    “能再次遇到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评论(36)

热度(329)